联系我们
联系人:赵化律师      
手机:15607149333(微信同号)          
           13554534288  
联系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1号2008新长江广场C座704室(手机地图导航:2008新长江广场)(公交、地铁2、7号线“螃蟹岬”站即是)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
:乘  或至“螃蟹岬”站B出口即到
公交路线一、乘15、34、43、511、573、576、586、777、717、729、811、543、584、606至“中山路螃蟹岬”站下车即到
                二、乘802、215至“友谊大道沙湖”站下车,步行100米至“2008新长江广场”即到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啥叫“士”?
作者:    访问次数:16    时间:2021/09/12
    但是,大凡涉及“名”一类的东西,总有个普遍性的问题。这是说,“名”这类东西总是表达一个一般的意思。既然表达一般意思,那么,就和具体的东西时有互不衔接或者难以衔接的刚难。因为,具体的东西,总是下奇百怪,相互区别,而这种区别“夸张”到一定程度就会搅得人们心烦意乱、难以归类。比如“盗”,是指“秘密窃取”的一类行为。但是,同是“秘密窃取”的一类行动,则是似乎各有所别。有人盗物,心怀鬼胎,明明是属十人家辛劳所得的财物,却想如何才能不劳丽获以饱私囊。这叫缺德到家了。而有人盗物,则是出于迫不得已的缘故去救亲人或友人于危难之中(比如偷亲人想用来自杀的门),此时的亲人友人,要么是困苦危急,要么是生命垂危,小数倒像是缺德到家的见死不救了。后一个“密取”,似乎可以叫做“助人为乐”。在这哩,就难以将后一个行为真的称为“盗”了。
    我们看个古人的“对话”。那个“对话”,也在暗示这个困扰。
    《吕氏春秋》记载,战国时齐国齐缗王特别喜欢“士”。这“士”在今人看来,大概是指能说会道而且品质不差的练达贤人:可是,卉缗王似乎不太懂得“士”的意思,由于不懂,便找来一个叫做尹文的学问家问个一二。齐缗王说:“寡人最为喜欢士了,但是齐国打着灯笼也难找到一个士,这该如何是好?”尹文说:“您是否实际上想知道一下何为士?”齐缗王抿嘴笑了一下,说了声“是”。尹文见齐缯王有点虔诚,便拐弯抹角地讲起了“士”的意思。
    尹文说:“假如有个人,侍奉父母很孝顺,侍奉君王蛮忠诚,结交朋友也是讲信用,住在乡里更是爱兄长,那么这可叫做‘士’了吧?”齐缗王答到:“那还用说,这是地道的‘士'了。”尹文跟着说:“如果您遇到了有这四种品性的人,是否愿意重用一番?”齐缗王毫不含糊地回答:“那是自然的事。只是眼下找到一个‘士’要比登天还要难。”尹文话峰一转,说:“能否找到那是下一步的事情。现在,有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假如这类人在大庭广众之下遭人侮辱,却丝毫没有争斗的意思,那么您还愿意重用他吗?”齐缗王听来觉得味道有些不对,便说:“是‘士’的话,就应该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凡事宁折不弯G遇此侮辱却甘愿屈辱的人,也就不是寡人愿意重用的了。”尹文r-一笑,将话茬儿引人了一个自我否定的方向:“虽说不去争斗,可是也没有丢掉作为‘士’的四种品性。既然没有丢掉作为‘士'的四种品性,也就没有失去所以为‘士’的那个根据。您一阵儿说要重用,一阵儿却说不行,这不等于开蛤承认是‘士’,后来否认是‘上’?”齐缗王此时真是有些不自在了(见《吕氏春秋-正名》)。
    在这段对话中,尹文当然是有点花花肠子弯弯绕。但是,那个对话的确也在表明,“士”一类的名称真正用起来也是蛮有麻烦。起码,对丁不同的人以及在不同的场合,对如何划人“士”的范畴就会出现不同的意见。往深了说,人们对于“名”一类的东西,会有各自的理解。因为,那人都是有个多采文化背景的,读不同的书、见不同的识、遭不同的遇甚至吃不同的苦,这就会使每人具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和理解方式。这样,不同的人,见到一个东西会有相同的理解,有时倒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难怪孟子这等贤人,都有类似尹文“左右皆是”的一番作为。《孟子》记载:齐宣王问:“商汤教逐了他的国君夏桀t周武王讨伐他的国君殷纣王,有这事儿吗?”
    孟子回答:“记载上是有的。”
    齐宣王再问:“做臣子的杀死君主,这也合乎仁义规范?”
    孟子说:“践踏仁道者叫‘贼',背信弃义者叫‘残',两者兼而有之的就叫独夫了。所以,只听说过周武王为民除害,没听说过那叫犯上作乱。”(见《孟子·粱惠王下》)
   我们把话说到这里,是想将思路引向这样一一个地方:规则,不论是白纸黑字的还是“身体力行”的,大都和“名”有着密切联系,用今天人们熟悉的话来说t规则都是普遍性的或讲一般性的,可以将它看作一般性的“语言表述”的网络编织,而这样的网络编织,在不同人的眼睛里就会呈现出不同的纹路和结构。换句话说,规则的意思,虽终可能是由阅读规则的人来决定的。在前面第42小节,我们提过令人头痛的法律解释问题。在那里,我们已经领会了一般性的法律规则用到具体的人和事上,是如何的叫人棘手,甚至不知所措。而且,更为紧要的是,那种法律规则的适用过程最终是由人来决定的。一个规则说了“不能偷东西,否则就要大刑何候”,而当一个“顺手牵羊”的疑犯被送到
了这个规则面前,决定疑犯命运的权力,最终也就握在了解释适用规则人的手里。就像前而的“士”的意思问题一样,你说是“士”,那就等于是“士”了,你说不是,那也就不是了。“顺手牵羊”是否为“愉”,也全在你的解释。何况有了权力,规则的意思也就更在你的手中了。
    《淮南于》说:  水虽平,必有波;衡虽正,必有差;尺寸虽齐,必有诡。非规矩不能定方圆,非准绳不能正曲直;用规矩准绳者,亦有规矩准绳焉。(刘安等:《淮南子,说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