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人:赵化律师      
手机:15607149333(微信同号)          
           13554534288  
联系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1号2008新长江广场C座704室(手机地图导航:2008新长江广场)(公交、地铁2、7号线“螃蟹岬”站即是)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
:乘  或至“螃蟹岬”站B出口即到
公交路线一、乘15、34、43、511、573、576、586、777、717、729、811、543、584、606至“中山路螃蟹岬”站下车即到
                二、乘802、215至“友谊大道沙湖”站下车,步行100米至“2008新长江广场”即到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名”与“实”
作者:    访问次数:16    时间:2021/09/12
    首先应该注意,不论大讲国家法律的世界,还是大讲民间礼俗的世界,都包含了一个不自觉的前提出发点。这就是,把规则秩序看作一一个“异化”的玩艺儿。这里的“异化”,是说人们自己砌造出来或者供奉出来一个东西,久丽久之,倒成了束缚人们自己的一种“外物”,就像人们想象出来一个“神”,自己到头来还要被“神”牵着走一样。洋人就曾有谚语说:在上帝后面,愿意者自己跟着走,而不愿者则被拉着走。这兴许是个典型的“异化”。如此说去,“异化”是个贬词儿。不过,在这里笔者是用褒义的心态来用那个词儿的。笔者想说明,人们乐意认为,规则制定出来或在民间自发形成了,就要读读它们,看看它们,将它们瞧作自己身体之外的统治之物。因为,这时的规则有了自己的意思和自己的一套路数,那些意思和路数,已经牢牢地固定在了规则本身的外壳之内。这就有如“神”有了自己意旨似的。所以,重要的是规则本身是怎样的,而不是读规则看规则的人是怎样
的。说起来,在许多法律理论那里,这是一个劲头十足的潜在话语意识形态。
    淡论规则本身如何,在古人那里,有时是以“名”与“实”的说法来表现的。这“名”,大体是指语言中的一些词语,这些词语可用来当作标签,贴在一些事物身上。像“书”一词儿,就可用来贴在印有文字儿而且随时可以翻阅的那个东西身上,而“好人”一词儿,就可用来贴在被人赞不绝口、而且看上去哪里都是舒舒服服的一号人物身上。而“安’’,倒是指称我们人可以看到想到的实实在在的身外之物或者人的行为的一些属性。我们会看到“香花”、“毒草”、“房子’’、“衣服”、“狐假虎威”,“孤胆英雄”,等等。这些外在的东西和做法的有些属性。
    有些占人特别相信,只要“名”正了,啥物啥事也就不会乱套。比如是个“香花”,就要说个“香花”,不能说戚是“毒草叶,而明明是个“狐假虎威”,就要说个“孤假虎威”,不能说戚是“孤胆英雄”。“善名命菩,恶名命恶,.  以名稽虚实,以法定治乱”(《尹文子-大道上》)。否则,做起事儿来准会是非颠倒、阴阳倒错。古书《潜夫论》里讲过一些传说,那些传说表明的正是这样一个意思。
    先看头一个。春秋战国那会儿有个人,不太明白“盗”字儿和“殴”字儿的意思,只是觉得“盗”字儿和“殴”宇儿念叨起来特顺口,于是,就把自己的大儿子叫做“盗”,把自己的小儿子叫做“殴”o一次,大儿子跑出去干活,做父亲的有急事想告诉他,便在后面追赶,边追赶边喊“盗、盗、盗!”碰巧的是,旁边正好有几个官兵在巡逻,官兵听见“盗”的喊声,立即上去拿住了大儿子n做父亲的见状特别着急,想让小儿子和官兵说个清楚,可是一时情急不知说啥是好,只是大喊“殴、殴、殴!”官兵听到“殴”宇儿,以为是要痛打大儿子“盗”的意思,这样,跟着就是一通拳脚棍棒,险些儿将大儿子送上西天(见《尹文于·大道下》)。
    再看第二个。也是春秋战国那会儿,有个人给自己的仆人叫做“善搏”,给自己的看家狗儿叫做“善”。这“善搏”的意思是能闹擅打,而“善噬”的意思是能撕擅咬。可当家人,愣是不知这些含义。结果自己家里多年没有宾客上。最后问了别人,当家人才知道其中的紧要机关(见《尹文于,大道下》)。还有一个传说也是蛮有趣的。它讲,春秋战国时期的郑国人将未经雕琢的玉叫做“璞”,周地(地名)的许多人却将未被晒干的老鼠叫做“璞”。,周地商人,喜欢到郑吲去耍老鼠‘是那生意屡做屡败。原因倒足简单得小得了:因为郑圉人一昕到“卖璞”就扑了一下来,可是,每次见到的都是没有晒干晒透的老鼠,阿于妊了,郑陶人再见周地商人,便认为周地人卫在那里招摇撞骗(见《尹文凡道下》)。
    《潜夫论》说,这些麻烦以及混乱,都是因为“名吏”小符。所以,“善名命善,恶名命恶。故善有善名,恶有恶名”(《尹文f-大道.巴》)。这话意思是说,要用好名来指称好的东西,用坏名来指称坏的东西。让好东西有好名,坏东丽有坏名。析《管子》早已讲过:“名实当则治t不当则乱已名生于实r室生于德,德牛下理,理生于智,智牛于当。”(《管于·入围》)扎f老人家也说过:
“名,不正,则吉币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必;札乐不兴,则刑罚不中;…(《论话-+路》)汉代人懦董仲舒更是提到这样一一个意思:“欲市曲直,莫如引绳;欲审是非,奠如引名,名之审l-是非也,犹绳之审于曲直也。”(董仲舒:《春秋繁露·罐察名~》)
    昆然,在有些古人的眼里,“名”是十分重要的?“名与法盖不可离,故事愧法经,萧何汉律,皆著名篇。而后世言法亦号‘刑名’(粱启超,1996牛:贞172)r这样,在白纸黑字的规则或
者“身体力行”的规则里,首先就要将“名”说清楚、摆端正。这件事情做到r,一切也就可以高枕无忧u匣过来,就会像《荀子》所说的,“……名实乱,是非之形不明,则虽守法之吏诵数之懦,亦皆乱也”(《苟于·正名》)。
    而在令人看来,强调“名”那种东西,就是意在将规则“整理”得干脆利索一些。如果面对着白纸黑字之类的规则,就要在其中,贴贴切切地遣词造句,该用雅词儿的就用雅儿词儿,该用俗词儿的就用俗词儿。而对“身体力行”的规则来说,则要用准确的辞藻,说清它们的各种含义或者各种意思,用好词儿来说好的规矩,用贬词儿来抑差的规矩。这样,好的规则电就可以畅通无阻。这时候,无论是谁,都可以对之凄清楚、看明白、好模仿。接下去的结果自然就是人们的行为井井有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