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人:赵化律师      
手机:15607149333(微信同号)          
           13554534288  
联系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1号2008新长江广场C座704室(手机地图导航:2008新长江广场)(公交、地铁2、7号线“螃蟹岬”站即是)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
:乘  或至“螃蟹岬”站B出口即到
公交路线一、乘15、34、43、511、573、576、586、777、717、729、811、543、584、606至“中山路螃蟹岬”站下车即到
                二、乘802、215至“友谊大道沙湖”站下车,步行100米至“2008新长江广场”即到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大义灭亲?
作者:    访问次数:61    时间:2021/08/29
   为了说明“礼制”的社会,我们先从国人熟悉的“家’’说起。因为,“礼制”的话语总是从“家”起步的。
    《论语》记录了一段对话,是孔圣人和另外一个叫叶公的人的“问题讨论”,有意思而且十分重要,讲的正是典型的而又让人瞠目结舌的“家庭关系”,而且,将家庭关系的重要性抬举到了令今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不妨把它摘录出来,放在这里:
   公语孔子曰:“吾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日:“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论语-子路》)
   我们用今人的白话来解释一下这段对话。叶公对孔子说:他那里有个人特别坦诚正直,当自己亲爹偷了人家羊的时候,自己便挺身而出,做个证人,毫不犹豫地向官府告发了。可是孔子却说:这边的人就不是这样了,父亲偷了羊,做儿子的肯定一声不吭,儿子偷了羊,做父亲的也是瞒上瞒下,而且,这边人以为这才叫做坦诚正直。
    这段对话要是放在今人的面前,许多人都会站在叶公一边,而不会和孔老夫子一唱一和。但是,有趣的是,《孟子》里同样记录了一段意思类似的对话。对话一方是个叫桃应的人,另一方就是孟子。桃应问孟子:“舜做天子,皋陶为法官,如果舜的父亲杀了人,那么该如何处置?”孟子说:“这还用说,抓起来就是了。”桃应又问:“舜难道不会阻止?”孟子说:“舜是高尚的人,怎会阻止?而且抓起来是有根有据的。”桃应想了一下,又问:“真是到了这一步,舜到底应该咋办?不论怎样,那是他爹呀!”孟子一笑,答道:“舜会丢掉天子之位,偷偷地背着父亲逃走,沿海边寻个地方住下来。这样,他就会一生快乐。”(见《孟子·尽心上》)显然,孟子倒是在和孔老夫子一唱一和。
    孔老夫子和孟子,都在那里鼓吹“父为子隐”、“子为父隐”那类东西。
    这里的“隐”,大体上就是隐瞒的意思。从今天的法律来说,“隐瞒”是讲当爹的犯事儿了,儿子瞒着,而当儿子的犯事儿了,父亲瞒着。至于被瞒的是谁,那当然是指官府了。今人容易有这
样的想法:有罪了还隐瞒,瞒的又是官府,这真是大逆不道、狗胆包天;真正应该做的,则是大义灭亲,将“犯罪嫌疑人”(今天用语)扭送官府才对。如果这样看问题,那么,孔孟之类的圣哲实际上是在向今人提出一个反问:为什么要大义灭亲?
    自然,从上面两段对话里可以看出,孔子和孟子对“大义灭亲竹那类话语是不太感兴趣的。他们觉得,那是不应提倡的一个东西。可是,为什么他们会那样想?
    孟子讲过一个理论,叫做“爱有差等”。从这个理论看去.兴许可以理解个中缘由。“爱有差等抑的意思是指,人际的亲密关系天然就有一个远近区别,一个人和父母的关系,自然与互不相识的人的关系不能同日而语。如果有人不分远近区别,非说父子关系和陌生人关系是平等一样的,等于是认为人可以有多个父亲和多个母亲,而不是一个父亲和一个母亲,这自然是荒谬的。“夫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孟子·腾文公上》)。换句话说,所有生物都只有一个根本来源,那人作为生物,当然也只有一个根本来源:父母。而“……兼爱,是无父也。无君无父,是禽兽也”(《孟子·腾文公下》)。
    “兼爱”是古时墨家的一个说法,意思是指普天之下人人都要相亲相爱,这种“亲爱”绝无上下远近之分,好像令人或洋人所说的那类“博爱”一样。孟子想,除了“父母”这个根本来源之外,其他关系像夫妻、爷孙、同乡、……。 等等,都是渐次疏远的人际关系,“兼爱”观念就算是拥抱世界的泛爱之心的感情宣泄,那也是不切实际的,而且可能引人误人歧途,忘掉了父母。就爷孙来说,另有《礼记》讲,“率亲等而上之,至于祖,名曰轻”(《礼记·大传》)。这意思是.从父母一代再往上数,爷爷奶奶、曾祖父曾祖母那些人与你的感情也就逐渐清淡了。这是补充孟子的那套话语理沦,言外之意是说,爷孙那种直系关系都是有些不如父子关系来得亲密无间,何况这之外的人际关系。
    这孟子还告诉别人,人人在年幼时仅仅依恋父母,只是当岁数大了点,懂得了美色,才开始着迷年轻貌美的可人。到丁有妻子儿女的时候,又开始迷恋妻子儿女,到了享有一官半职的时候,又开始讨好君王。如果得不到后面一些人的欢心,许多人就会焦虑不安u这样自然是不好的。只有晟孝顺的人,才会终生想念父母。这样的人说来说去也才只有一一个,那就是舜(见《孟子.万章上》)。孟子就这样又把舜夸了一把,好像只有舜才能真正记住“爱有差等”这回事儿似的。
    说来,《礼记》记载,周朝那会儿的礼制就已提过“亲人相隐”这回事儿了。那礼制讲,“事亲有隐而无犯”。“事君有犯而无隐”,“事师无犯无隐”(《礼记·檀弓上》)。这三句话的头一句是说,服侍父母自然就可以为父母隐讳过失,但不可有话直说。而后两句却讲,为国君做事儿或为老师做事儿,不可隐讳过失,只是对前者可以“口无遮拦”,对后者倒要口“有”遮拦。依照这个关系层次,则父母亲人是第一位的,老师是第二位的,而君壬倒是第三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