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人:赵化律师      
手机:15607149333(微信同号)          
           13554534288  
联系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1号2008新长江广场C座2904室(手机地图导航:2008新长江广场)(公交、地铁2、7号线“螃蟹岬”站即是)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
:乘  或至“螃蟹岬”站B出口即到
公交路线一、乘15、34、43、511、573、576、586、777、717、729、811、543、584、606至“中山路螃蟹岬”站下车即到
                二、乘802、215至“友谊大道沙湖”站下车,步行100米至“2008新长江广场”即到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损害赔偿
作者:    访问次数:135    时间:2021/03/31
   因故意或过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权利者,应负损害赔偿责任,负损害赔偿责任者,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契约另有订定外,应回复他方损害发生前之原状(第二一三条以下)。损害赔偿,原则上应填补债权人所受损害及所失利益。依通常情形,或依已定之计划、设备或其他特别情事,可得预期之利益,视为所失利益(第二一六条)。兹以捣毁私娼馆为重点,分述如下:
    一、所受损害
    捣毁他人经营的私娼馆,侵害他人之物者,应赔偿其所受损害。此指物本身所受损害,又称为直接损害或积极损害。物灭失时,应依一般损害赔偿的规定,以回复原状为原则。物毁损时,第一九六条规定:“不法毁损他人之物者,应向被害人赔偿其物因毁损所减少之价额。”此项特别规定是否排除回复原状的原则,颇有争论。为保护被害人,一九八八年五月十七日、一九八八年度第九次民事庭会议决议(一)谓:物被毁损时,被害人除得依第一九六条请求赔偿外,并不排除第二一三条至第二一五条之适用。依第一九六条请求物被毁损所减少之价额,得以修复费用为估定标准,但以必要者为限(例如修理材料以新品换旧品,应予折旧)。被害人如能证明其物因毁损所减少之价额,超过必要之修复费用时,就其差额,仍得请求赔偿。”此项决议可资赞同。因此物被不法毁损时,被害人有三种救济方法,可供选择:请求其物因毁损所减少之费用。请求回复原状及金钱赔偿(第二一三条至第二一五条)。请求必要修复费用。
    须特别说明的是,物被不法毁损之得请求所受损害的赔偿,不因该物用于违背法令或悖于善良风俗的活动或营业而受影响。故在本件问题,甲不法捣毁乙之私娼馆,乙仍得就其物被灭失或毁损,请求赔偿。又例如丁捣毁丙经营之赌博电动玩具店,对其所灭失或毁损的电动玩具,仍不免于损害赔偿责任。
    二、所失利益
    第二一六条第一项所谓所受损害,指现存财产因损害事实之发生而被减少。至于所谓所失利益,则指新财产之取得,因损害事实之发生而受妨害;易言之,即倘无归责原因之事实,势能取得之利益,而因归责原因事实之发生,以致丧失,此种损害又称为间接损害或消极损害。所失利益的范围较难确定,为避免争议,减轻被害人的举证困难,第二一六条第二项乃特别规定:“依通常情形,或依已定之计划、设备或其他特别情事,可得预期之利益,视为所失利益。”准此以言,所谓所失利益,如不法侵害他人之人身,被害人一月不能工作致丧失之工资;不法侵害他人工厂的机器,被害人因工厂停工,致丧失的营业利益。就契约债务不履行言,如承揽的工程违约未予完成,致丧失房屋如已完成可获转售或出租的预期利益。所失利益原则上均得请求损害赔偿。值得提出讨论的是,所失利益系基于违法或背于善良风俗之行为或契约而发生的,得否请求赔偿?分述如下:
    1.违背法律规定
    所失利益基于违反法律的行为而发生的,通常多属与第三人所定的契约,得否请求损害赔偿,原则上应视法律之规范目的而定。法律系否定该契约的效力时(参照第七十一条),其所失利益不受保护,不在赔偿范围之内。例如某黑道人士被车撞伤住院,不得以不能从事工程围标,受有损失,而请求赔偿。又甲不法毁损乙的渔船时,对乙因不能从事走私贩卖毒品所丧失的利益,自不负赔偿责任。在法律未否定契约效力的情形,如受雇于无照营业的、房屋租金超过法律规定、公务员违法兼差等所失利益仍得请求赔偿。
    2.背于善良风俗
    (1)经营私娼馆的所失利益
    所失利益系因悖于善良风俗方法而发生的,不受法律保护,不具赔偿性(Ersatzfahig),经营私娼馆的营业上损失为其著例。在本件问题,研究意见结论亦采此见解,可资赞同。至其理由,上开一九九四年台上字第二三四七号判决所谓“行使侵权行为之损害赔偿请求权,其被害人不得主张自己具有不法之情事,而请求加害人赔偿,此乃因请求人之一方既有不法之情事,已为法律所不容于先,如仍许其得请求他方赔偿其损害,无异于助长请求人一方不法原因事实之发展及扩大,自为法律所不许”,可资参照。易言之,即法律所否定的,不容迂回地藉损害赔偿请求权予以实现。
    (2)娼妓的所失利益
   应更进一步检讨的是,妓女(或牛郎)的人身被侵害,例如捣毁私娟馆打伤妓女或妓女遭遇车祸受伤时,就其不能从事“工作”丧失的收入,得否请求损害赔偿。对此问题,本文原则上采否定的见解,分三点加以说明:
    第一,以身体从事性交易,获取对价,系违反善良风俗,其契约无效(第七十二条)o私娟如此,公娼亦然。公娼制度旨在便于管理,维护卫生安全,出于行政目的之考量,不因此而使其性交具有道德价值。若肯定其法律上效力,则当事人有给付请求权,与善良风俗显有不符。
    第二,性交易的法律行为无效,不发生债之关系。一方已为金钱给付时,其物权行为因具伦理上中立性,仍属有效,他方虽仍能取得其所有权,但给付目的自始不存在,其受有利益,无法律上原因,应成立不当得利。惟此为不法原因给付,不得请求返还(第一七九条、第一八0条第四款)。性交易者虽得因此而保有给付,但不能以此作为其得请求所失利益的依据。
    第三,值得注意的是,德国联邦法院Bundesgerichtshof在BCH267,119一案所采折衷的见解。本件原告系阻街女郎,从事色情交易,遭被告驾车撞伤,住院二十天,主张其每日工作收人约二百七十马克,丧失二十日收人共五千九百四十马克,请求被告赔偿。在本件判决前,德国实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