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人:赵化律师      
手机:15607149333(微信同号)          
           13554534288  
联系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1号2008新长江广场C座2904室(手机地图导航:2008新长江广场)(公交、地铁2、7号线“螃蟹岬”站即是)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
:乘  或至“螃蟹岬”站B出口即到
公交路线一、乘15、34、43、511、573、576、586、777、717、729、811、543、584、606至“中山路螃蟹岬”站下车即到
                二、乘802、215至“友谊大道沙湖”站下车,步行100米至“2008新长江广场”即到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D赔偿损害时之求偿权
作者:    访问次数:45    时间:2021/01/09
 D驾车不慎与B相撞,伤害F之身体,D-方而应与B依第一八五条第一项前段之规定,对F负连带损害赔偿责任;他方面D又应与E依第一八八条第一项之规定连带负赔偿责任。依第二七三条第一项之规定,连带债务之债权人,得向债务人中之一人或数人,或其全体,同时或先后请求全部或一部之给付。因此,被害人F向D及B同时或先后请求全部或一部之损害赔偿,亦得向D厦E同时或先后请求全部或一部之损害赔偿。倘D于为损害赔偿时,原则上应适用第二八0条前段之规定,即连带债务人相互间,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契约另有订定外,应平均分担义务。兹依此规定,分述D对B、E之求偿权。
    (一)D对B之求偿权
    关于共同侵权行为连带债务人相互间之分担关系,未另设明文规定,原则上应平均分担其义务,惟共同侵权行为人之过失程度可得确定者,其赔偿义务之分担,应依过失程度决定之。在上举案例,D对于车祸之发生,具有百分之四十之过失,B具有百分之六十之过失。故D于赔偿后,得依此过失之比例,向B求偿之。
    (二)D对E之求偿权
    关于雇用人与受雇人连带负损害赔偿时,依第一八八条第三项之规定,雇用人赔偿时,对于为侵权行为之受雇人有求偿权,可知其内部关系,系由受雇人负其终局责任。因此,受雇人D于为损害赔偿后,对于雇用人E应无求偿权。
    二、E赔偿损害时之求偿权
    D受雇于E,因执行职务不法侵害他人权利,D与E应连带
负赔偿责任,雇用人E于为损害赔偿时,对于为侵权行为之受雇人D有求偿权,第一八八条第三项设有明文,无待详论。惟在上举案例,车祸之发生,C之受雇人B与有百分之六十之过失,因此发生一项疑问,即E于赔偿损害后,对于B或C有无求偿权?关于此点,应分别情形说明之。
    (1)E与B间并不成立连带债务,故E于为损害赔偿耐,对B自无求偿之权利。如前所述,E于赔偿时,对D有求偿权;而D于为损害赔偿后,对于B亦有求偿权。在此法律关系之下,E赔偿损害时,对B亦无直接求偿权,仅于D让与其对B之求偿权,或具备第二四二条所规定代位之要件时,E始得对B主张之。此种求偿关系虽嫌迂回,但当事人间法律关系不同,理应如此也。
    (2)E与C不构成共同侵权行为,前已论及。故E于为损害赔偿后,对C并无求偿权。又就B与C间连带债务之内部关系言,应由B负终局之赔偿责任,故E于赔偿损害后,亦无从经由B向C球堆姿o LIJ
    三、A赔偿损害时之求偿权
    法定代理人A未能证明其对于未成年人B之监督已尽相当之注意者,应连带负赔偿责任。于此情形,A于为损害赔偿时,对于B有无求偿权,殊值研究。有学者认为法律既未有特别规定,应平均分担。[2 3此就第二八0条规定之文义而言,虽亦有损,但实不符合当事人利益。依德国民法第八四0条规定,在内部关系应由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单独负责。“台湾现行民法”未设相当规定,立法者或系以为事涉家庭关系,不宜明文规定,以免滋生困扰。然从法律适用观点以言,内部求偿关系势须解决,对此问题应有规定而未设明文,可谓系法律漏洞( Rechtslucke)o此项法律漏洞,应类推适用第一八八条第三项之规定,予以填补j使法定代理人对为侵权行为之未成年人有求偿权。第一八八条第三项规定:9雇用人赔偿损害时,对于为侵权行为之受雇人,有求偿权。”立法理由(ratio leges)系认为,受雇人之行为直接肇致损害,对于损害发生之原因力较重,就内部关系言,应负全责。此项法理对于未成年人不法侵害他人权益之情形,亦有适用之余地。又承认法定代理人有求
偿权,实符合公平之原则。设甲有未成年子女乙丙二人,乙知书达礼,勤于帮忙家事,丙则桀傲不驯,在外杀害同学,应付损害赔偿五十万元,甲于赔偿后悲愤而死,若不承认甲对丙有求偿权,则丙对甲之遗产尚得与乙平分,背反事理,似甚显然。抑有进者,倘不承认法定代理人对未成年子女之求偿权,
则在上举案例,法定代理人A为赔偿后,未成年人B免负赔偿
责任,对于共同侵权行为人D亦无从请求其应分担部分,衡诸
法理,实有未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