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赵化律师

【联系方式:156-0714-9333(微信同号),1355-4534-288

【执业证号】14201201010226533

【执业律所】:湖北东榆律师事务所

律所地址】武汉市洪山区南湖大道116号川岚商业大厦1203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北门,公交站:南湖大道茶山刘)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乘  至光谷广场站E出口,换乘538路至终点站“南湖大道茶山刘站”

【公交路线】327路 ; 538路 ; 567路外环;567路内环; 570路 ; 590路 ; 785路“南湖大道茶山刘站”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友好协商是否构成仲裁的强制性先决条件
作者:    访问次数:22    时间:2024/05/30

国际建工与仲裁


工程项目争议是国际商事争议领域中一种常见且复杂的问题。英国法院在处理工程项目争议的判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智慧。通过深入分析这些判例,我们能够了解英国法院在工程项目争议中的判决依据、法律观点和论证过程,为我们解决类似问题提供宝贵的参考。本专栏将细致刻画英国法院在工程项目争议中的判例,从中揭示普通法下的工程法律和合同的思维细节。


在本专栏中,我们将选择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工程项目争议案例,结合详细的事实背景和法院判决,为读者呈现一个个生动有趣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本专栏不仅仅是对英国法院判例的简单介绍和解读,更是一次对普通法思维方式的探索。无论您是国际商业领域的从业者,还是对普通法感兴趣的法学爱好者,本专栏都将为您提供宝贵的学习资源和实践经验。


在国际工程合同中通常会设定一个友好协商的争议解决程序,如友好协商不能解决争议可继续将争议提交仲裁。但是友好协商是否构成将争议提交仲裁的强制性的先决条件(mandatory precondition)呢?即若非经过友好协商程序则任一方无权将争议提交仲裁。在CZQ v CZS [2023] SGHC(I) 16一案中,新加坡国际商事法庭(Singapore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Court,SICC)就作出裁决,认定本案合同中的友好协商条款不构成仲裁的强制性先决条件。


案例背景


本案合同采用的是FIDIC1999版黄皮书,并对争议解决条款进行了大幅修改。双方删除了第20.2款,并修改了第20.5款,排除了将争议提交DAB的相关内容,并规定在进行仲裁前应进行友好协商。修改后的条款内容如下:


“20.2 – Appointment of Dispute Adjudication Board

[FIDIC Sub-Clause 20.2 was deleted and replaced with the following]

All references to the Dispute Adjudication Board will not apply and all disputes will be dealt with under Sub-Clause 20.5.


20.5 – Amicable Settlement

(a) If any dispute arises out of or in connection with the Contract, or the execution of Works… then either Party shall notify the other Party that a formal dispute exists.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arties shall, in good faith, meet within 7 days of the date of the notice to attempt to amicably resolve the dispute,

(b) If the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arties cannot resolve a dispute within 7 days from the first meeting, 1 or more senior officer(s) from each Party shall meet in person within 14 days from the first meeting of the representatives in an effort to resolve the dispute. If the senior officers of the Parties are unable to resolve the dispute within 7 days from their first meeting, then either Party shall notify the other Party that the dispute will be submitted to arbitration in accordance with Sub-Clause 20.6.


20.6 – Arbitration

Unless settled amicably, any dispute shall be finally settled by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随后,双方之间发生了争议。但在没有进行20.5款规定的友好协商的情况下,业主对承包商提起了仲裁。承包商对仲裁庭的管辖权提出质疑,主张第20.5款要求的友好协商程序是进行仲裁的先决条件(condition precedent),而这一条件并未得到遵守。仲裁庭驳回了承包商的质疑,并认为自己有管辖权。承包商随后根据新加坡国际仲裁法(Singapor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Act)第10条的规定对仲裁庭的决定提起上诉。


承包商辩称第20.6款的开头文字“除非友好解决([u]nless settled amicably)”是对第20.5款中的友好解决程序的引用。因此,从合同措辞来看,只有在当事方首先经历了第20.5款的程序,并且争议仍未得到友好解决时,才可以根据第20.6款启动仲裁程序。


争议焦点


友好协商程序是否构成仲裁的强制性先决条件?


法院判决


新加坡国际商事法庭(SICC)驳回了承包商的质疑,并认定仲裁庭有管辖权,第20.5款的友好解决程序并不构成当事方启动第20.6款下的仲裁的先决条件。


SICC提出了以下关键观点:


(1)在第20.6款中并没有明确的措辞来确立友好协商作为仲裁的先决条件。SICC驳回了承包商的论点,即第20.6款开头的“除非友好解决(unless settled amicably)”一词是指第20.5款中的友好协商程序。承包商辩称第20.5款的标题“友好解决(Amicable Settlement)”表明第20.6款中的“除非友好解决(unless settled amicably)”是对第20.5款的引用。然而,法庭指出,使用条款的标题来解释合同的做法是不被接受的,因为,合同的第1.2款规定:“在解释合同条件时,不应考虑旁注和标题(The marginal words and other headings shall not be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in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se Conditions)。”因此,第20.6款中并没有明确交叉引用第20.5款或第20.5款中的友好协商程序,因此不能推断有这样的引用。


(2)“友好解决(settled amicably)”一词在合同中并没有被明确定义,应该包括但不限于第20.5款中的友好解决程序。争议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友好解决,其中之一是第20.5款的程序。合同并未阻止当事方探索其他形式的友好解决,这样的限制在商业上是不现实的。


(3)第20.5款的最后一句并不足以构成将遵守该条款作为仲裁的先决条件(condition precedent)。它只是意味着如果任何一方启动了第20.5款的争议解决程序,而争议仍未解决,则任何一方都有权通知对方将争议提交仲裁。


通过梳理相关先例,SICC总结了普通法法院对于创建仲裁的先决条件通常所期望的合同措辞:


(1)明确说明在仲裁之前应遵循的步骤顺序。在Emirates Trading Agency LLC v Prime Mineral Exports Private Ltd [2014] EWHC 2104 (Comm)案中,合同约定,如果发生任何争议或索赔,“各方应首先通过友好讨论解决争议或索赔...如果各方在连续4(四)周内无法达成解决方案,则非违约方可以调用仲裁条款并将争议提交仲裁(the Parties shall first seek to resolve the dispute or claim by friendly discussion…If no solution can be arrived at in between the Parties for a continuous period of 4 (four) weeks then the non-defaulting party can invoke the arbitration clause and refer the disputes to arbitration)”。在Ohpen Operations UK Ltd v Invesco Fund Managers Ltd [2019] EWHC 2246 (TCC)案中,合同也有类似约定,“The Parties will first use their respective reasonable efforts to resolve any Dispute that may arise out of or relate to this Agreement or any breach thereof, in accordance with this Clause. If a Dispute is not resolv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ispute Procedure [defined as the procedure for resolving Disputes contained in Clause 11], then such Dispute can be submitted by either Party to the exclusive jurisdiction of the English courts.” 这样的措辞被确认为强制性先决条件。


(2)仲裁条款应交叉引用特定的合同步骤:在International Research Corp PLC诉Lufthansa Systems Asia Pacific Pte Ltd [2014] 1 SLR 130案中,第37.2款约定将争议提交调解,然后在第37.3款(仲裁条款)中引用了第37.2款,约定“无法通过第37.2款调解解决的争议(disputes which cannot be settled by mediation pursuant to Clause 37.2)”将通过仲裁解决。同样,这样的措辞也被确认为强制性先决条件。


相比之下,本案中的争议解决条款缺乏这样的措辞,因此不足以构成强制性先决条件,各方在开始仲裁之前并不须要首先尝试友好解决。


法庭在裁决的最后还指出,本案中的双方都没有表现出友好解决争议的热情,承包商的管辖权挑战只是一种用来阻挠仲裁程序的策略。仲裁过程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费用,业主于2020年2月3日启动了仲裁程序,但直到2021年12月才组成仲裁庭,几乎花费了两年的时间。在2021年12月,承包商申请确定初步问题,其中包括第20.5款是否构成仲裁的先决条件。管辖权听证会于2022年8月12日举行,仲裁庭于2023年1月19日做出了裁决书。到那时,仲裁程序已经进行了近三年。对于承包商的管辖权挑战失败,业主要求赔偿超过100万美元的费用,其中仲裁庭认定业主有权从承包商处收回762,689.12美元。而双方之间实质性争议的解决尚未来临。


案例启示


从合同条款起草的角度来看,本案提醒当事方,必须使用清晰明确的措辞才能将特定行动(如友好协商)作为启动仲裁的强制先决条件。在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中使用精确的语言是至关重要的,仅仅声明当事方将尽力友好解决争议,并且在无法解决时可提交仲裁的条款通常在普通法下不构成强制约束力,这样的条款缺乏确定性。为了使友好解决成为仲裁的强制先决条件,当事方需要明确定义解决争议的方式,包括解决争议的形式或过程(例如,谈判)以及参与的人员(例如,公司高管)。然而,即使提供了这样的详细信息,也不能自动将友好解决作为启动仲裁的强制先决条件。为了达到这一点,当事方必须予以明确的合同约定。


从本案的裁决结果来看,FIDIC1999版标准合同条件第20.5款下的友好解决程序也不足以构成仲裁的强制性先决条件。与本案中的定制化条款不同,FIDIC1999版标准合同条件中约定各方可以将争议提交给DAB,如果一方希望通过仲裁挑战DAB的决定,则“双方应在仲裁开始前尝试友好解决争议(both Parties shall attempt to settle the dispute amicably before the commencement of arbitration)”;但也指出,除非双方另有约定,“仲裁可以在发出不满意通知之日起的第56天或之后开始,即使没有进行友好解决尝试(arbitration may be commenced on or after the fifty-sixth day after the day on which notice of dissatisfaction was given, even if no attempt at amicable settlement has been made)”。在本案中,法庭作为附带意见(obiter dictum)提及,FIDIC1999版标准合同条件第20.5款下的友好解决程序也并不是仲裁的强制性先决条件,在第20.6款中也未明确交叉引用第20.5款中的友好解决程序(与本案中的措辞相一致)。因此,根据第20.5款的规定,一方在开始仲裁之前只需要等待56天即可,前提是它已经根据第20.4款发出了对DAB决定的不满意通知。


SICC对于FIDIC1999版标准合同条件中第20.5款的澄清非常重要,如果当事方意图将友好解决作为启动仲裁的强制性的前置程序,就需要对第20.5款的措辞进行相应修改。因为根据本案的裁决,适用普通法原则的仲裁庭和法院会倾向于认为标准条款中的友好解决程序并非启动仲裁的先决条件。

  • 赵化律师品牌服务:刑事犯罪辩护 | 金融票据证券 | 债务经济合同 | 房产物业物权 | 更多
  • 版权所有©赵化律师网  鄂ICP备13006287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1639号  联系我们
    地址:武汉市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南湖大道116号川岚商业大厦1203室
    友情链接: 武汉律师事务所 武汉江岸区法院 武汉武昌区法院 武汉硚口区法院 武汉汉阳区法院 武汉青山区法院 武汉洪山区法院 武汉江汉区法院 武汉江夏区法院 武汉黄陂区法院 武汉新洲区法院 武汉东西湖区法院 武汉汉南区法院 武汉蔡甸区法院 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