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人:赵化律师      
手机:15607149333(微信同号)          
           13554534288  
联系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1号2008新长江广场C座704室(手机地图导航:2008新长江广场)(公交、地铁2、7号线“螃蟹岬”站即是)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
:乘  或至“螃蟹岬”站B出口即到
公交路线一、乘15、34、43、511、573、576、586、777、717、729、811、543、584、606至“中山路螃蟹岬”站下车即到
                二、乘802、215至“友谊大道沙湖”站下车,步行100米至“2008新长江广场”即到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陋习”--宽容的姿态
作者:    访问次数:24    时间:2021/09/11
    前边,通过一桩小伙子和姑娘的强暴私了的案子,我们在中国法学理论中扯出了,大堆的想法和说法。那个私了,在一般法律学子看来,是件不能容忍的逃避国家法律约束的行为,对其必须严加管教才是。但是,经过左分析右剥离,可以发现问题似乎要比这样的看法显得复杂一些,好像不能硬将那个“私了”一棍子打死。这是法学理论分析的一个奇妙之处。
    现在,我们将这个例子想象得更为富有争议性一些,看看还有什么另外的问题。
    在第74小节,提到过一个反对私了的理由,这便是,私了容易使有钱人有恃无恐、无恶不做,因为啥事都是可以用钱来摆乎的。现在,假设事情还真是这样发展下去了。
    这是说,在那个案子里,结局似乎不是小伙子被抓走了,而是姑娘家根本就没有告到派出所去,派出所不知道,多间邻里也不知道,强暴事情除,两家知道之外,就是天知地知了。后来的日子说世来过得适尊可以(但是,小伙子家唯财源极为茂盛,小伙子到底义是一个乡里的纨绔子弟。日子久了,他不仅忘掉了当初姑娘家是怎样原谅“放过”他的,而且,时常蹬起了迷迷色跟瞄上了其他有点姿色的姑娘。又是那么一日,他“重操旧业”,在婚外和另一小女子勾肩搭背、说爱谈情t趁着一时“件”起将小女子又“十”  卜r一回。小女子虽说对那小于有点感情,fq是终究认定这是强奸,这样,哭灭抢地,发誓要告到派出所去。可是,又是小伙子一家全部出动,到被害姑娘家赔礼道歉,并拿出厘米厚的一叠现钞表示“私了”c.当然,这回只能是用钱私了了,因为兀法再娶纳小,那是违法犯罪的c而小女r家说柬则是蛮清苫的,除了日开赶集挣点小钱之外,从未见过哪怕是数张折叠的“大团结”,  tl是,就答膻了私r,只是咬咬牙将钱要得更多r一些。而那个当妻厂的姑娘这时醋坛子已经打翻,心里又气又恨,想旧账新账一起算,可是未了还足if-小伙f-家用钱“慷”了下去。
    几年过去r,这等事情也发牛r几同,结局都星用钱礼丁丁c当然,在这过程中有些人在旁边敲些小边鼓,帮助小伙子一家做个说客。这些人总是劝说被害人:不私了,结果只能是·一来没钱可叭收人,二来邻里盖系也会鸡飞蛋打的,这可说足多败惧伤,要记住无论怎样,大家最终都足一个村的·个J占的,“和为贵”才是要紧中的要紧。,I(|j姑娘家f『J见到钱了,又听r这番劝说,也就忍气吞声依此做罢。,
    uj_足,许多父老乡亲后来在那里嘟囔着:小伙f真足十足的小恶霸,有几个臭钱就可眦作威作福!更有-些未婚的小伙子,在“小恶霸’1的背后挥舞着小拳头,又急叉恨,实在担心rJf-再久点,村耳!的“朵朵鲜花”都被小恶霸糟蹋J f
    现在u』以发现,“私了”这样的民问规矩,虽然口r以抹平挂至半息一些乡间邻咀的矛盾,町雌他乡民之|、日1的邻里兑系小至j-.“天翻地覆”,但是,牛竞助长了有钱人有恃无恐、五恶不做的邪气u而且,就是对于乡间邻里的关系来说,“私了”也不仅仅是有多利而无多害,无论如何,日子久了乡民就会积怨,姑娘们也会日日担惊受怕,而对于那些未婚而叉没啥家档的小伙子来说,他们更是胸中“怒火燃烧”。这样下去的乡民关系,恐怕就不是“样和平静’’的天堂关系了,秩序也难说是四平八稳的。
    这说明,民间规矩性质的一些“民间法”,有时是个具有“陋习”倾向的“民间法”o它们发展下去,有时可能就像“赌”  “嫖规”、“陪葬”等等一类一眼瞧去绝对不顾跟的东西一样,肯定难以容忍放纵。“民间法”,倒不一定来自民间的自我选择从而对民间自己来说就是合理的。即便从乡民自身的角度瞧去,也可以发现许多自毁利益、“自我摧残’’的民间规矩。那个发展下来的“私了”,就是一个例子。
    于是,我们就会遇到这样一些棘手的问题:哪些“民间法”是合理的,哪些是较为合理的,哪些纯属是恶劣的“陋习”,而哪些看似合理而实质上却是“陋习”?应该说,这些问题并不是容易解决的c在民间中自发生长的民间规矩,从不同角度看去,在不同人的眼睛中,确是可以得到不同的“合理与不舍理”的结论,尽管其中有些是不容争议的。
    我想,中国法学中喜欢摆弄“民间法”的那些理论,知道而且清楚那些可以贴上“陋习”名称的民间规矩,明白对“民间法“”来个网开一面,并不意味着应该对“陋习”也是睁只眼闭其眼。并且知道,像“私了”那样的东西,日子久了或者越来越多了,并不一定给百姓自己带来的就是“利大于弊”。那么,它们为啥这样鼓吹“民间法”,为啥不惜冒有被人指责为怂恿陋习这样一个风险?说到这里,我们可能就会深人到一个更有意思的思路上去。这就是宽容的姿态。
    宽容,当然就是气量大度一些。大致来说,民间规矩的“合理与不合理”不是一件容易断定的事情,就算其中一些规矩,可以毫不犹豫地扔入“陋习”的纸篓里,但是大多数则是不能这样的。民间规矩,只要是发生发展起来了,总有些自家的道理可说,对于百姓而言总有些利益可说。这样,宽容一些,等于是尽量尊重民众自己的选择和观念。另一方面,大凡是民间规矩,如果像前面“私了”那类东西那样,慢慢带来了更多的“威逼刺诱’、“仗势欺人”,那么,它们也会慢慢从有到无、从兴到亡n这是优胜劣汰的一个规律。多数平民百姓自然不至于这点都是无法清晰明了的。如此,宽容一些,也就是相信百姓的自我能力G再往根子上说,宽容也就是防止在秩序的圈子内,出现一个自诩
“绝对正确”、“无所不知”的上帝代言人,好像只有这样一种人才是知道啥是“利益”、啥是“正确”似的。当然,给平民百姓多讲点别人所想所虑的道道儿,也是有些益处的,也可使他(她)们更为顺利地做些优胜劣汰的事情。但是,这终究需要以相互理解为基础的交往和对话,而不是强加于人、盛气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