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赵化律师

【联系方式:156-0714-9333(微信同号),1355-4534-288

【执业证号】14201201010226533

【执业律所】:湖北东榆律师事务所

律所地址】武汉市洪山区南湖大道116号川岚商业大厦1203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北门,公交站:南湖大道茶山刘)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乘  至光谷广场站E出口,换乘538路至终点站“南湖大道茶山刘站”

【公交路线】327路 ; 538路 ; 567路外环;567路内环; 570路 ; 590路 ; 785路“南湖大道茶山刘站”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当事人实际履行的合同应当根据当事人工程款支付情况、结算协议等确定
作者:    访问次数:19    时间:2024/07/01
2024年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人民法院案例库正式上线并向社会开放。人民法院案例库,收录的是经最高人民法院审核认为对类案具有参考示范价值的权威案例,包括指导性案例和参考案例。建设人民法院案例库,经过最高人民法院统一审核把关,编发对类案办理具有参考示范价值的权威案例,逐步覆盖各类案由和罪名、各种疑难复杂法律适用问题。
首批入选人民法院案例库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共34件,本公众号将持续进行分享,供读者参考借鉴。
【案例12给承包人的启示】
1.实践中,发包人与承包人签订阴阳合同的情形屡见不鲜。依据哪份合同进行结算会直接、切实地影响到承包人可获得工程款的多少,有时甚至依据不同合同进行结算的价差能高达千万元。那么诉讼中,如何确定应依据哪份合同进行结算呢?
2.《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二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订立的数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均无效,但建设工程质量合格,一方当事人请求参照实际履行的合同关于工程价款的约定折价补偿承包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3. 关于实际履行的合同如何认定?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进行考虑:
(1)工程款实际支付情况与哪份合同一致?如本案例中,某合同约定发包人需进行预付款,而另一份合同未约定相关内容,那么比对实际情况,是否进行了预付款?预付款金额与合同约定的金额是否一致?从而确定实际履行合同。
(2)结算协议、往来函件、签证单据中所载的工程名称、建筑面积、单价等重要内容,与哪份合同一致?
(3)诉讼中避免出现自相矛盾的情况,比如在某些争议项上主张参照A合同进行结算,但在另外争议项上引用了B合同条款进行结算。
某建筑公司诉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当事人实际履行的合同应当根据当事人工程款支付情况、结算协议等确定
【裁判要旨】
发包人、承包人就同一工程签订数份施工合同,在确定当事人实际履行的合同时,应当将工程价款支付情况、签证单据、往来函件、结算协议等实际履行因素,与约定的相应实质性内容比对,并考量当事人在诉讼中关于实际履行施工合同的不同主张等情况,以此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合同依据。
关键词民事 建设工程合同 实际履行 施工合同 工程价款 结算依据 工程价款支付主体
【基本案情】
某建筑公司以其完成了案涉工程的施工,且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其未收到全部工程款为由起诉请求:1.判令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立即支付拖欠某建筑公司工程款97572109.87元及应付工程款利息;2.判决某建筑公司在应收工程款范围内,对其承建施工的工程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事实与理由:根据其与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签订的建委备案合同,本案实际履行的也是该合同,应当将该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依据;某地产公司是该合同载明的工程发包人,应当承担支付工程款的义务。
某置业公司辩称:根据案涉结算协议,某置业公司已经支付完工程款,且已超付工程款,其并不欠付某建筑公司工程款。本案实际履行的是建委备案合同,税务备案合同并未实际履行。某地产公司系案涉工程的共同招标方和发包方,应当承担支付工程款的义务。
某地产公司辩称:其虽然在建委备案合同上盖章确认其是案涉工程的发包人,但其签订该合同的目的是为了方便办理案涉工程的施工许可证等手续。建委备案合同并未实际履行,本案实际履行的是税务备案合同。某建筑公司自始至终明知某地产公司没有与其建立施工合同的意思表示,即使某置业公司欠付工程款,某地产公司也不承担支付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3月20日,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与某建筑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在建委备案,故简称为建委备案合同),约定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将案涉工程发包给某建筑公司施工。2015年4月30日,某置业公司与某建筑公司签订《案涉工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已在税务部门备案,故简称为税务备案合同),同样约定某置业公司将案涉工程发包给某建筑公司施工,约定的施工范围、建设工期、工程价款支付方式等实质性内容与建委备案合同不同。建委备案合同是陈某甲挂靠某建筑公司与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签订,陈某甲与某置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某乙是亲兄弟,陈某甲的妻子许某与陈某乙是某置业公司的股东,陈某甲、陈某乙、许某均在某置业公司内部工程款审批表上签字。案涉工程最终通过了竣工验收,某建筑公司与某置业公司签署了工程价款结算协议。某地产公司曾与某置业公司就案涉工程签订联合开发合同,约定某地产公司仅提供土地,某置业公司提供除土地外的全部建设资金,负责案涉工程建设并在约定期限内向某地产公司交付一定数量的房屋。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重庆五中法院)(2021)渝05民初2884号案件庭审中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一致认可案涉联合开发合同的性质为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7月27日作出(2020)渝01民初402号民事判决:驳回某建筑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29660.55元,由某建筑公司负担。一审宣判后,某建筑公司不服提起上诉,认为其除了履行一审主张的建委备案合同外,还履行了税务备案合同,应当按照税务备案合同和案涉22份签证结算工程款。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22年12月30日作出(2021)渝民终796号民事判决:撤销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20)渝01民初402号民事判决;确认重庆某建筑公司对重庆某置业公司享有工程款债权20648579.12元;重庆某建筑公司在享有的工程款债权20648579.12元范围内对其承建施工的某区建竣备字〔2017〕009A号、〔2018〕005B号、〔2019〕001C号重庆市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备案登记证项下案涉工程1#商业楼、A1-A5#楼、B6-B10#楼、1-3#车库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一、关于案涉工程实际履行的施工合同问题。案涉结算协议载明的原合同建筑面积、原合同单价等内容与建委备案合同内容可以相互印证;某建筑公司在一审中将结算协议作为主张工程款的依据之一,且始终以建委备案合同作为主张工程款的合同依据;税务备案合同约定某置业公司要向某建筑公司支付工程预付款,而某建筑公司无证据证明某置业公司向其支付了工程预付款;一审中某建筑公司对案涉税务备案合同质证认为,该合同是某建筑公司为了配合某置业公司贷款而签订,从未实际履行,不能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依据。某建筑公司在二审中主张实际履行了税务备案合同,改变其一审关于实际履行的施工合同的主张,缺乏合理解释。故二审法院认定案涉工程实际履行的是建委备案合同,应以该合同为案涉工程价款的结算依据。
二、关于某地产公司是否是案涉工程款的支付义务主体问题。第一,经查明,建委备案合同是陈某甲挂靠某建筑公司与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签订,陈某甲与某置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某乙是亲兄弟,陈某甲的妻子许某与陈某乙是某置业公司股东,陈某甲、陈某乙、许某均在某置业公司内部工程款审批表上签字,综合这些事实本案可以认定某建筑公司与某置业公司在建委备案合同的签订与履行方面具有紧密的关联关系。第二,根据案涉联合开发合同约定内容以及在重庆五中法院(2021)渝05民初2884号案件庭审中某置业公司和某地产公司一致认可双方签订的联合开发合同实际为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等事实,本案可以认定案涉工程联合开发合同的性质为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根据联合开发合同的约定,某地产公司不负有向案涉工程承包人支付工程款的义务。如前所述,某置业公司与某建筑公司(即工程承包人)具有紧密的关联关系,故本案可以认定某建筑公司在与某置业公司、某地产公司签订建委备案合同时,某建筑公司知道某地产公司与某置业公司签订的联合开发合同,知道某地产公司不负有向某建筑公司支付工程款的义务。第三,某地产公司虽然为案涉工程付款共计3500万元,但均是根据某置业公司的委托而支付,某建筑公司亦未在施工过程中请求某地产公司支付工程款;案涉结算协议以及22份工程款签证是某建筑公司与某置业公司签订,某地产公司并未参与。这些事实也可佐证某地产公司不负有向某建筑公司支付工程款的义务。
综上,二审判决认定某地产公司虽是建委备案合同载明的发包人之一,但某地产公司没有支付案涉工程款的合同义务,不是案涉工程款的支付义务主体。在依法认定案涉签证工程款29300714.41元应计入工程总价款的基础上,结合某置业公司已付款金额和某置业公司已经被破产清算的情况,二审判决对一审判决予以撤销,改判确认某建筑公司对某置业公司享有工程款债权20648579.12元,对相关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关联索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119条、第807条(本案适用的是1999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8条、第286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4号)第1条、第2条(本案适用是2005年1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2条,法释〔2004〕14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1条第2款
一审: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20)渝01民初402号民事判决(2021年7月27日)
二审: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21)渝民终796号民事判决(2022年1
  • 赵化律师品牌服务:刑事犯罪辩护 | 金融票据证券 | 债务经济合同 | 房产物业物权 | 更多
  • 版权所有©赵化律师网  鄂ICP备13006287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1639号  联系我们
    地址:武汉市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南湖大道116号川岚商业大厦1203室
    友情链接: 武汉律师事务所 武汉江岸区法院 武汉武昌区法院 武汉硚口区法院 武汉汉阳区法院 武汉青山区法院 武汉洪山区法院 武汉江汉区法院 武汉江夏区法院 武汉黄陂区法院 武汉新洲区法院 武汉东西湖区法院 武汉汉南区法院 武汉蔡甸区法院 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