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人:赵化律师      
手机:15607149333(微信同号)          
           13554534288  
联系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1号2008新长江广场C座2904室(手机地图导航:2008新长江广场)(公交、地铁2、7号线“螃蟹岬”站即是)
友情提示:本律师不坐班,为方便接待您,来之前请您电话预约,谢谢!

地铁路线
:乘  或至“螃蟹岬”站B出口即到
公交路线一、乘15、34、43、511、573、576、586、777、717、729、811、543、584、606至“中山路螃蟹岬”站下车即到
                二、乘802、215至“友谊大道沙湖”站下车,步行100米至“2008新长江广场”即到

 

您的位置:赵化律师网(赵化) > 律师文集
[案例探讨]“杰克逊案”辩护律师与原告一家的精彩法庭辩战!
作者:    访问次数:662    时间:2020/03/08

 

 

  美国东部时间2005年6月13日,圣玛利亚县,历时一年半的“杰克逊娈童案”经过四个月的庭审终于尘埃落定,杰克逊十项罪名全部被判无罪。对于这个结果,许多人认为是杰克逊的金钱起了作用,认为是他花钱请了好律师,当然,一个好律师更能发现检控方的漏洞,但如果检控方的证据确凿,那么无论什么名嘴律师也不能挽回败局。亦有人质疑法官与陪审团是否公正,其实,在美国陪审团制度中,法官没有判决权,只有量刑权,而最终判决权,就是掌握在陪审员手中,他们必须完全一致才能决定被告有罪无罪。

  

  杰克逊案的十二名陪审员,由检辩双方从数百名候选人中共同挑选,他们全都是当地普通公民,年龄从十九岁至七十九岁,由四男八女组成,其中有七位是白人,四位西班牙裔(原告是西班牙裔)与一位亚裔组成。(没有黑人,因为检方把黑人候选人全部剔除了,似乎没什么人质疑这对杰克逊是否公正?)就是这十二位陪审员一致判决杰克逊无罪!如果有人认为杰克逊能把他们全部买通,那么,此人就是在污蔑了他们并嘲弄了自己的大脑!

  

  那么,为什么他们一致认为杰克逊无罪呢?请看看下面原告一家的证词节录,如果你是陪审员,当你看了这样的证词,你又该去如何判决?

  

  首先,有必要说一下迈克尔.杰克逊在此案中的被控的四种罪名:

    一,娈童罪(四项)

    二,娈童未遂罪(一项)

    三,向未成年人提供酒精罪 (四项)

    四,阴谋罪(一项)

    (注:所谓“阴谋罪”,是检方指称迈克尔.杰克逊伙同五名助手(均被免于起诉)阴谋绑架男童全家以达到"娈童"目的,其间共有28条“公然的罪行”,是为“阴谋罪”。)

  

    原告在法庭上对杰克逊的指控内容中国媒体都报导了,那些一面之词随他们怎么说都行,但在辩方律师的盘诘下呢?

  

    下面摘录一些男童一家在法庭上的接受辩方律师盘诘时的证词明显矛盾错漏的场景,附点评。

  

  男童弟弟,"唯一案情目击者"(“向未成年人提供酒精罪”及“娈童罪”证人,男童弟弟称他与家人在迈克尔的乌有乡庄园作客时,迈克尔给他与哥哥酒喝,还给他们色情杂志看,还曾两次亲眼目睹迈克尔“性侵犯”了他哥哥,而两次都是半夜睡不着起来闲逛时进入迈克尔的套房,在迈克尔的卧室门外偷看到的。)

    

    场景一:(辩方律师拿出一本色情杂志《阁楼之出轨边缘》,这是美国合法出版的成年刊物,检方声称是在迈克尔的床底下搜到,上面有迈克尔与男童兄弟的指纹,这是检方的“重要证物”,指杰克逊曾以色情杂志引诱男童。)

    辩方律师:迈克尔从来没有给你看过这本色情杂志是吗?

    男童弟弟:他给我看过!

    辩方律师:你确定?

    男童弟弟:是的!

    此时辩方律师转向陪审团指:这本杂志发行于2003年8月,而原告一家最后一次离开乌有乡庄园却是在2003年3月,迈克尔怎么可能在2003年3月之前给原告男童兄弟观看在2003年8的出版的杂志?!

    男童弟弟赶紧改口:哦,我说的并不是这一本,是其他类似的杂志。

    (法庭内一片哗然!)

    

    点评:英国天空电视台新闻报道:那本杂志将对检方和警方是重创。因为看上去,那本杂志是栽赃。如果被证明,整个案子就要撤消了!!

    

    场景二:(警铃问题。迈克尔的卧室装有警铃,一有人接近就会响起。而男童弟弟曾两次偷看到迈克尔在卧室里侵犯他哥哥,而居然警铃都没有惊动杰克逊。)

    辩方律师:你每次一进那房里,是不是警报就关了?

    男童弟弟:是的

    辩方律师:你见过迈克尔曾关闭过警铃吗?

    男童弟弟:没有。

    辩方律师:那你每次进房间都听的到警报吗?

    男童弟弟:是的。

    辩方律师:那么你两次进入迈克尔的房间目击他猥亵你哥哥的时候,警铃响了吗?

    男童弟弟:是的......但如果门是关的,迈克尔就听不到。

    (门是关的,迈克尔听不到,那他装警铃有什么用?如果门是关着的话,你又是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看到的?)

  

  另,男童弟弟一开始对警方说,杰克逊给他们喝的是“红酒”,但到了法庭上,却又变成“白酒”了。

    

    点评:在一个谈论案情的电视节目中,一名电视观众说:“我认为这个弟弟是被人鼓动说出他想说的任何话。我母亲曾经告诉过我,在生活中,只要你说的是实话,你每一次说到它都不会变。如果是谎话,你每说一次就变一次。现在就是这样。”

 

作者:mjjcn_ctt 回复日期:2005-7-12 0:57:57 

 

  原告男童本人的证词(杰克逊所有“罪行”的证人)

  

  场景一:(原告一家称迈克尔指使助手把他们拘禁在乌有乡庄园,后来他们才“逃跑”了出来,而且是再三的“逃跑。”

    

    辩方律师:阿维佐先生,你全家曾免费在乌有乡呆了几个星期,对吗?

    原告男童:是的。

    辩方律师:你们的饮食是杰克逊先生付的钱,对吧?

    原告男童:可能吧。是的。

    辩方律师:那你知道还会有其他人为此付款吗?

    原告男童:不知道。我很肯定是迈克尔。

    辩方律师:你往返都坐的是豪华轿车,对吗?

    原告男童:是的。

    辩方律师:你还坐过一次劳斯莱斯,对吗?

    原告男童:不,我只是和耶苏从乌有乡逃走的时候坐了劳斯莱斯。

    辩方律师:当你"逃跑"的时候?

    原告男童:是的。

    辩方律师:但你后来又回去了——在你"逃跑"后多久你又回去了呢?

    原告男童:我想几天后吧。

    辩方律师:好的。好的。当你"逃跑"时,耶苏带着你们去了哪里呢?

    原告男童:他带我去了我祖母的房子。

    辩方律师:两天后你又和文尼一起回来了?

    原告男童:我不知道是不是两天,也许是几天后。

    辩方律师:于是你回来了,然后你又第二次"逃跑",对吗?

    原告男童:我认为是这样。管他呢。

    辩方律师:然后你又回来,接着再第三次"逃跑",对吗?

    原告男童:不对。

    辩方律师:那么,好像是有三次"逃跑"吧,不是吗?

    原告男童:我不知道。

    

    场景二:(原告男童在法庭上承认,他曾告诉他中学的校长说迈克尔“从没有对他做过任何坏事”。)

    

    辩方律师:你是否曾对Alpert说过杰克逊不曾不恰当地触摸过你?

    原告男童:我不记得很清楚了。

    辩方律师:你不是很记得(说过)杰克逊不曾不恰当地触摸过你?

    原告男童:恩,我很肯定我说过,因为他是校长。

    辩方律师:Alpert先生曾看着你的双眼问到迈克尔.杰克逊是否对你做过什么,是不是?

    原告男童:我告诉他迈克尔什么都没对我做过

    辩方律师:而第二次你还是告诉他说‘没有,他没有不恰当地触摸过我。’是不是?

    原告男童:我不知道。

    辩方律师:对话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原告男童:我相信那是我在乌有乡回来后的事。(即所谓“性侵犯事件”发生之后)

    辩方律师:他(校长)说,“看着我,看着我……如果你不告诉我真相我就不能帮你——真的有事发生过吗?”是不是?

    原告男童:是的。

    辩方律师:那你是不是回答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原告男童:是的。

    (法庭内哗然,检控官摇头叹息。第二天,原童男童解释道,当初没有对校长说出"实情"是因为尴尬。)

    

    场景三:(关于被“绑架”

    辩方律师:你们在酒店报警了吗?

    原告男童:没有。

    辩方律师:你们在外出购物的时候尖叫过救命吗?

    原告男童:没有。

    辩方律师:你们呆在祖母家里的时候报警了吗?

    原告男童:没有。

    辩方律师:你和社工谈过关于被绑架的事情吗?

    原告男童:没有。

    

    场景四:

    辩方律师:你告诉了治安官那边,是不是?说你的病好了后,就觉得迈克尔抛弃了你。

    原告男童:是的。

    

    点评:对于原告男童在法庭上的表现,一位在场记者评论道:当男童在陈述自己受到迈克尔“性侵犯”时,平静得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但当他说到某次在乌有乡庄园迈克尔迨慢了他的时候,脸上才开始出现激动的情绪。

    

    CBS法律专家安德鲁·科恩评论道:

    这个据称的猥亵受害者并没有在法庭上表现得像一个受害者。在检方这个案子的关键核心时刻,男童的故事却没有一处在质疑之下是没有漏洞、精确可靠的。

    有时闷闷不乐,有时争强好胜,有时放肆无礼,有时逃避推脱,这个男童在法庭上的表现更像一个小流氓,而不是一个刑事受害者

    这个年轻人对关于他癌症辩方律师题的回答,让人觉得他是把自己的疾病当成了一把宝剑而非一面盾牌,不切实际的,甚至有时是冒犯性的期望着得到杰克逊及整个世界对他的"偿还"

    他更像一个折磨杰克逊而不是杰克逊折磨他的人。我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年轻人会允许杰克逊来猥亵他。

    原告男童明白地抱怨说杰克逊收回了一辆曾给他一家人使用的汽车,然后又抱怨说杰克逊给他的手表并不值杰克逊告诉他的价格。如果这就是感激,如果这就是感谢,那么现在这个案子已经结束了。

    他作证的时候,他讲话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在背诵一个刚刚读过的故事,而不是在重述自己的经历。如此看来,他看上去更像一个排演编造过度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经过教唆指使的人。

作者:mjjcn_ctt 回复日期:2005-7-12 0:59:03 

 

  男童姐姐作证(“向未成年人提供酒精罪”及“阴谋罪”证人)

  

  场景一:在男童姐姐走上证人席之前,陪审团首先观看了原告男童家的一部录影带。这是当年记录片《与迈克尔.杰克逊一起生活》播出后引发许多负面争议,杰克逊阵营因此拍摄制作的一部反击片。男童一家也参与了拍摄。这家人在影片中谈笑风生并极力赞美杰克逊,说他是父亲一样的人。后来男童一家指他们是在杰克逊助手的绑架威逼下拍摄这部片子的。检方又指,就在男童一家完成拍摄的当晚,杰克逊开始对男童实行“性侵犯”。)

    

    辩方律师:那么,好的。就你所说,那些(录影带中的)台词都是背出来的?

    男童姐姐:不是背的。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背的。我们被给过稿子。你可以在录影片最后看到,那人手上还拿着。

    辩方律师:行啊,就是有一些问题的纸张吗?

    男童姐姐:还有剧本。

    辩方律师:好的。那么你是在说你在片子里说的一切都是一字一句背诵下来的吗?

    男童姐姐:不是背下来的。但就像,你知道,"你必须记得这个,你必须记得哪个"。我现在不打算回忆所有的一切。

    

    点评:“绑架威逼男童一家拍摄赞美自己的录影带”是检方指控杰克逊“阴谋罪”的最重要一项!而事实上,杰克逊的反击片在福克斯电视台上播出时,并没有把男童一家美言杰克逊的录影片段选入。当检察官在录影师家搜查到这部片子的时候,这部片子还原封未动。不知为何杰克逊为了这么一部无关紧要的片子不惜绑架男童一家威逼他们拍摄,但到最后却没有去使用?控方的说法太不合罗辑!而且,原告一家指他们是按照杰克逊的德国经纪人迪亚特 ·维兹纳写出来的“剧本”来表演的,但实际上迪亚特·维兹纳的英语极烂,更别说用英语来写“剧本”了!

    

     场景二:(控方指原告男童在认识杰克逊之后就变坏了,但辩方律师指出男童之前就有许多问题!)

     辩方律师:你记得你的弟弟基云(原告男章)曾经用汽枪射中了你母亲的脚吗?

     男童姐姐:是的,我记得。他还射了我。

     辩方律师:什么时候的事情?

     男童姐姐:就是我们从乌有乡(迈克尔的庄园)回来以后。

     辩方律师:好的。那么他就是拿汽枪射中了你们两人?

     男童姐姐:是的,他这样做的。自从他从乌有乡离开后,他就戏剧化地变成了另外一个具有攻击性的人。

     辩方律师:但在他去乌有乡之前,在学校里从来没有过攻击性,这是你的说法吗?

     男童姐姐:对。他从来不在学校里打架。我记得如此,他只是很健谈。

     辩方律师:但他被开除了,不是吗?

     男童姐姐:不,他从来没有被学校开除。

     辩方律师:你认为他从来没被开除?

     男童姐姐:我不知道。

     辩方律师:你不知道?

     男童姐姐:基云从来没攻击过我和母亲。

    

     点评:男童姐姐的证词明显的前后矛盾。而后来在原告男童出庭时,辩方师出向陪审团出示的九位老师对男童的评语,证明该男童是一位极不守纪律而且不尊重老师的学生。

    

    场景三:(辩方律师提起原告男童父母的离婚官司时对父亲的指控——性侵犯与非法监禁,恰巧跟他们对杰克逊的指控一样。)

    辩方律师:你能回想起......这是个敏感的区域,如果法官允许,你需要休息的话,我会停止。你是否记得你的家庭成员曾经互相发出骚扰指控?

    男童姐姐:不记得。

    辩方律师:你是否记得你的母亲告诉过洛杉矶警察局说大卫(她的父亲)猥亵过你?

    男童姐姐:是的。

    辩方律师:好。你是否指控过你父亲非法监禁你?

    男童姐姐:是的,我是这样做了。

    辩方律师:好,那么就你所知,你母亲是否也控告过你父亲非法监禁她?

    男童姐姐:我不记得。

    辩方律师:好。你是否指控过你父亲发出恐怖主义威胁?

    男童姐姐:是的。

    辩方律师:你母亲是否指控过你父亲发出恐怖主义威胁?

    男童姐姐:我不记得。

    辩方律师:很好。你指控你父亲故意伤害孩子,对吗?

    男童姐姐: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辩方律师:好的好的。当你母亲告诉洛杉矶警察局你父亲骚扰了你的时候,你在哪?

    男童姐姐:不,但我听见过他问她,"如果你想把什么东西从你胸前拿下来",然后她说,"是的",那是他们到东洛杉矶公寓的厨房里的事情。

    辩方律师:但当你被警方询问的时候,你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你的父亲猥亵过你,不是吗?

    男童姐姐:因为他们没有问我那个问题,我不知道。我那时还很年轻。

  

  点评:而在原告母亲一个控告某商场的案件中(见下面男童母亲作证),男童姐姐却否认其父亲对家人有过任何的不正当行为。

  

    场景四:

    辩方律师:你是否听说,或有任何人曾经告诉你说基云向你母亲提出过指控?

    男童姐姐:他从来没有。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出过指控。

    辩方律师:好的。你是否知道他曾经向儿童与家庭服务部提起过指控?

    男童姐姐:他从来没有。

    辩方律师:你确定?

    男童姐姐:是的,我确定。

  

    点评:而“儿童与家庭服务部”却有文件记录,男童曾控诉遭受母亲虐待。

    

    场景五:(辩方律师提起当年洛杉矶“儿童及家庭服务部”访查男童一家时的情况)

    辩方律师:你告诉过社工,"我从来没有见过迈克尔对基云和斯塔(男童弟弟)做过什么不恰当的行为"

    男童姐姐: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

    辩方律师:那么要唤醒你的记忆,如果需要我出示......

    男童姐姐:不要。

    辩方律师:......报告的一部分呢?

    男童姐姐:不,它不是......

    辩方律师:它唤醒不了?

    男童姐姐:唤醒不了。

    

    点评:MSNBC资深记者迈克·泰比描述男童姐姐作证时的情形:当美言杰克逊的录影结束后,她开始说一些“我不知道”,“我那时还小”的证词时,一些陪审员开始摇头了。当这个小女生在法庭上因为回答一个问题而开始哭泣的时候,一些陪审员转过头去,不想看她的情绪表演。这个女生证言说她看见过杰克逊在乌有乡庄园的酒窖里给弟弟们倒酒喝。但在周五杰克逊律师的逼问下,她改口了。她承认自己当时是这样告诉治安部的调查员是因为她身在酒窖,所以猜测杰克逊给他们倒的就是酒。但只是猜测。“那时我太年轻了,”她这样推说,“我不知道我说的每一个细节是否正确。”

作者:mjjcn_ctt 回复日期:2005-7-12 1:00:11 

 

  原告男童母亲作证(“阴谋罪”证人)

  

    能够让这个女人出现在证人席上可不容易。她曾一度想逃避作证,因为她害怕辩方律师问及她曾经的福利诈骗行为的问题。但如果她不出庭的话,检控官费煞苦心罗列的28项“阴谋罪”就会土崩瓦解,所以一定要她出庭。后来法官裁议,如果男童母亲在法庭上被辩方律师问及福利诈骗行为的问题,她可以引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保护公民拥有不被强制自证其罪的权利,即所谓的沉默权来拒绝回答。男童母亲这敢才站在了证人席上。

    在开始两天的法庭陈述中,这个女人表现得十分戏剧化,滔滔不绝,手舞足蹈甚至捶胸顿足号啕大哭。而在与辩方律师的对质时则充满火药味!她不断地与辩方律师争吵,而且用冗长且跑题的叙述回答每一个问题。

    

    场景一:(男童母亲声称迈克尔指使助手"绑架"了他们一家,并把他们拘禁在迈克尔的乌有乡庄园。但辩方律师指出,在她拉所谓“被绑架”其间,她曾外出光临了美容院,并接受了全身上蜡脱毛护理。)

    

    辩方律师:Chris Carter是否开车送你去一个乌有乡附近的美容沙龙进行全身上蜡?

    男童母亲:不正确!

    辩方律师:那谁带你去做的全身上蜡?

    男童母亲:谁也没有!

    辩方律师:那么,你在乌有乡的时候你去做过全身上蜡,对否?

    男童母亲:不正确!

    于是这两个人就这么来来回回,直到这个女人自己说出她认为正确的“术语”

    男童母亲:我是去做的腿部上蜡,……他非要一直说是‘全身上蜡’,没有全身上蜡!

    

    (法庭内哄堂大笑!)

    

    场景二:(辩方律师质问她在所谓的他们一家关押期间,为什么她没有寻求帮助。)

    

    辩方律师:你们一家被关押在那幢楼里,你对楼里的任何人抱怨过吗?

    男童母亲:没有,但是现在我有,

    辩方律师指出在所谓的被关押期间,这个女人可以打电话给喜剧演员Louise Palanker

    辩方律师:如果你(给Palanker)打了电话,为什么你不打给警察?

    男童母亲:我不能。我希望她可以。

    辩方律师:你打911了吗?

    男童母亲:我现在打了。

    辩方律师指出她认识不少警局的人,问她为什么不向她的警察朋友求助。

    男童母亲:因为我不想麻烦人家。

    

    点评:而男童母亲却经常因为其他理由而拨打911——甚至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邻居家太吵闹了,车子坏了等等。

    

    场景三:(1998年,男童与弟弟及其母亲曾在JC 彭尼百货店涉嫌盗窃而被保安抓住并报警,后来没有追究男童一家。但一年后,男童母亲以百货店保安殴打了她的两个儿子以及“性侵犯”了她为由,将商场告上法庭,后来男童一家收到了15万美元以上的和解费。辩护律师抓住这一点来证明这家人有通过虚假指控来赚取金钱的历史。)

      

    辩方律师出示了当年的一些照片,包括男童母亲当年商场盗窃案的嫌疑犯照片以及原告母亲所谓的被商场保安殴打所造成的严重淤伤的照片。辩方律师质疑照片的真实性,

    男童母亲承认商场事件发生当天,在警察局给她拍摄的嫌疑犯照片上显示,没有任何淤伤。

    男童母亲:我化着妆。

    但其他的照片则显示她的脸上到处是伤痕,身上也是青一块的黑一块。

    辩方律师反复逼问她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她起先承认说,这些伤痕当时并不是立即出现,而是随着时间“越来越明显”

    辩方律师:是你的律师拍摄的这些照片吗?

    男童母亲:是的。

    辩方律师:但你一年后才去找的律师。

    男童母亲:那些照片在当时那起刑事案件发生时就拍好了,我有那些照片。

    然后她表示,是她的辩护律师要她去拍摄这些照片的,当时她在那次商场事件中被控入室行窃、攻击和偷盗。但她也说这些受伤的照片不是在警察局里拍摄的,而是她丈夫带她去一个快照馆里拍摄的。

    辩方律师:他什么时候带你去的?

    男童母亲:立刻就去了。

    辩方律师:但你不是才作证说那些伤痕不是立即出现的吗?。

    这个女人随后给出了一个让人费解的答案:“是辩护律师告诉我们去的时间。”

    辩方律师:你是否曾经告诉过一个律师事务所里的女人,这些照片上的淤伤实际上是由你前夫造成的?

    男童母亲:那是错的!

    

    点评:辩方律师指出,在JC 彭尼百货店案件中,男童母亲指她身上的伤痕迹是保安造成的,而就是赢得官司并获得15万美元的赔款的五天后,男童母亲就把丈夫告上法庭要求离婚,而那些伤痕就变成了丈夫虐待家人的罪证。

    

    场景四:(辩方律师问了男童母亲关于她一家与其他名人的遭遇,以此证明男童母亲一向热衷于接近名人并以儿子的癌症博取同情以便从中获利。但男童母亲说从来没人告诉她在她儿子参加的好莱坞喜剧训练营里有人为她儿子捐钱。她还说她也不知道那些钱是如何转到她为她儿子开的银行账户中去的。)

    辩方律师:你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往里存钱。你只管取钱?

    男童母亲:我按照我丈夫告诉我的去做。

    辩方律师:你也不知道Chris Tucker(某喜剧演员,曾作证资助了两万美元给男童一家)会往这个帐户里汇钱?

    男童母亲:是的。

    辩方律师:你是否知道喜剧明星们在“欢笑工厂”俱乐部里为你的儿子举办过募捐活动?

    男童母亲:我什么也不知道。

    

    

    点评:FOX411专栏作家Roger Friedman评论: Michael Jackson案的男童母亲Janet Arvizo在周五的证词,让人感觉不是疯狂就是伤心。在接受辩护律师Thomas Mesereau的盘诘时,她充分表现出了她是一个强迫而病态的谎言家、一个精明的操纵者和一个真正的幕后主脑。

    

    法庭电视台的记者Diane Dimond则在周日的《纽约邮报》上公然称原告母亲“废话连篇”。这个记者原来一直是Jackson的对头之一。

    “她迂回曲折的进行着解释,自大地认为她能够比Jackson的辩护律师Tom Mesereau更加聪明。现在,这个母亲是政府最大的噩梦。”她写道。

    

    一直按照Jackson可能有罪的倾向来做报道的法庭电视台的专家Rikki Kleiman日前出现在E!娱乐电视台法庭重现节目中做了评论,她说,“昨天晚上,我心里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我阅览了法庭的笔录,然后想,‘我的天啊 ’。在读完这个母亲的证词后,我们真的必须要开始想这样一个可能性:他(Michael Jackson)是完全地、绝对的清白。我现在也从这个案子里明白了‘假定清白’是多么的重要了。”

    

    下图:男童母亲当年商场盗窃案的嫌疑犯照片,明显没有什么伤痕。但一年后,她却拿出一大堆鼻青脸肿的照片告上法庭,说当时商场保安毒打并性侵犯了她,最终获得十五万美元的赔偿。

  

  图片连接:

  http://bbs.cctv.com.cn/upfiles/doodoo51118957323223.bmp

 

  杰克逊辩护律师结案陈词的经典段落赏析

  

  “先生们女士们,我刚才听带一个检察官(检查官佐南)站起来,以对我的攻击来开始他的结案陈词。但无论何时一个检察官这样做了,你们就会知道他们有麻烦。现在我可以看着你们说,斯奈顿先生说过戴比·罗会来证明反击片是剧本编排的,但是她没有,而且她说的话完全相反。我还可以告诉你们斯奈顿先生说过克理斯·卡特会来对乌有乡里的行为作证,但他从来就没在这里出现过。我还可以告诉你们克里斯蒂恩·罗宾森本被期望为检方作证说一切都有剧本编排,但他没有。是我们辩方传他来作的证。他说没有剧本编排。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这不是在比较双方律师的受欢迎度。这个案子的重点是:迈克尔·杰克逊的生命、未来、自由和名誉!”

  

  

  梅瑟若处处击到

  

  “先生们女士们,检方希望我们辩方能把焦点只集中在原告母亲珍妮·阿维佐。这就是他们的美梦。他们梦想我们只会专注于她,所以无论如何,这样孩子们就是‘干净的’、‘可信的’。但我想要让你们确定,那并不是我们的攻击方向。”

  

  ……

  

  “他们想要告诉你们:是迈克尔·杰克逊教会他们(原告男童兄弟)手淫,教导他们生活常识,而且,再一次的,他们只是‘纯洁’的小孩子。但他们被瑞乔(杰克逊13岁的堂弟)逮到在自己手淫,瑞乔上庭作证时是那么的诚实,却完全被佐南在证人席上侮辱,你们还记得瑞乔开始抹去他眼中的泪水吗?他对整件事情都非常害怕。 ”

  

  ……

  

  “你们看过了罗伯尔警官在2003年7月面访盖文的录影。在任何调查都尚未开始的情况下,他看着他说,‘我们打算要提起一个刑事案件。……你和你的母亲是受害者。杰克逊先生做错事了。他身边的人做错事了。’”

  

  “他甚至都还没有开始调查这个案子!但是火车却启动了,而且没有任何人拉一下刹车。他们在那时对阿维佐一家什么都不了解。他们也不想了解。”

  

  “他们不想了解所有的福利欺诈和在宣誓下谎言和伪证,不想了解J.C. 彭尼官司,不想了解他们攀附名人、制造假银行帐户,把支票填进她母亲的帐户里来对福利机构和其他所有人进行隐瞒。”

  

  “当时没人知道这些。但问题是,当他们开始知道的时候,依然没有人想要说‘停’!这就是现在为什么我们在这里的原因。”

  

  “我想对你们说,你们不能让这个法庭内发生不公正。你们不能让这些人成功。他们已经准备好利用你们的定罪来瓜分胜利成果。”

  

  梅瑟若在结案陈词中论及轻罪

  

  “现在,法官梅维尔昨天已经给你们宣读过了陪审团指示,其中有一项选择可以让你们在酒精指控上定下轻罪。但是,这依然要求你们要超越合理怀疑去相信盖文·阿维佐,明白吗?这依然要求这个所谓的轻罪的发生时间和被控的猥亵行为的发生时间完全一致。”

  

  “但是你们不能超越合理怀疑去相信盖文·阿维佐的酒精指控。为什么?他和弟弟斯塔宣称他们只和迈克尔·杰克逊在一起时才喝过酒。记得吗?他们在宣誓后反复这样证言道。但谢恩·梅里迪斯曾在酒窖里逮到了他们二人,他们手上的酒瓶已经空了一半。迈克尔·杰克逊却完全不在周围。所以他们在宣誓下撒谎了。”

  

  “瑞乔·杰克逊,他说他曾呆在过迈克尔·杰克逊的卧室里。迈克尔·杰克逊当时在浴室里。一个杯子和一瓶酒被送到了那里而当时迈克尔·杰克逊还在浴室。(他看见)盖文和斯塔当时跑上了楼梯,不久后就跑出了卧室。在他们离开后,酒瓶里的酒少了。现在,我想请问你们:如果迈克尔是那么随意地就给他们酒喝,他们为什么需要背着他跑掉?为什么?”

  

  “西蒙妮·杰克逊曾在厨房里玩耍,看见过他们进来到冰箱里偷酒。他们没有发现她。 而那天晚上迈克尔·杰克逊则更不在他们身边。他们在宣誓下对酒精指控撒谎了。”

  

  “安祺尔·维凡科。他说斯塔曾经告诉过他,‘你要么给我的奶昔里放点酒,要么我就让你被炒鱿鱼。’迈克尔·杰克逊没在那里。”

  

  “而且,那些酒精指控也与那次航班无关,明白吗?发生时间不对。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酒精指控的发生时间与猥亵指控的发生时间是一样的,据称是从2003年2月20日开始。而我已经告诉了你们这是多么的古怪而荒谬。”

  

  “但是阿维佐一家却提出了在飞机上灌酒的控诉。可飞机乘务员辛西娅·贝儿却一次都没有发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没有信誉问题。而他们有。”

  

  “迈克尔·杰克逊想要把酒装在罐头里饮用,这样孩子们就看不到他是在喝酒。因为他偶尔会喝酒但不想声张。当然,在这次调查中,他的私人生活被翻了个天翻地覆,而他们却只想因为他曾经喝醉过酒,就要说他是一个罪犯!”

  

  梅瑟若对“过往恶行”的反击

  

  “现在,检察官谈到了过往的恶行。一个检察官曾经告诉我说,‘过往恶行’是劣质案件的创可贴。因为那些所谓的过去的受害人,都不是现在这起案件里的受害人。那么为什么把他们带进来呢?如果他们手上关于‘受害人’盖文的案子是那么强的话,为什么他们会想要向你们兜售虚假的性骚扰指控呢?我说的正是‘虚假 ’。”

  

  “麦考利·库尔金说他没有被猥亵过,他称那种说法是完全荒谬的。而他们则想攻击麦考利说他是在证人席上撒谎。他们想要你们相信,像拉尔夫·查克恩、亚德里安·麦克曼纳斯和卡西姆·阿布杜尔这样的人,才有比麦考利·库尔金或维德·罗伯逊或布雷特·巴恩斯更高的可信度。为什么检方要到法庭里来告诉你们这三个人是被骚扰过的受害者,而他们本人却绝对坚决否认呢?为什么?如果他们想要告诉你们事实的话。”

  

  “亚德里安·麦克曼纳斯曾经在宣誓的证词下说,杰克逊先生从来没有对任何孩子做任何坏事。然后她改变了自己故事,走向了小报。她和查克恩和阿布杜尔发现了布兰卡·弗朗西亚和乔丹·钱德勒拿到了钱,他们也想要钱了。他们不想工作,他们想要通过杰克逊先生变成百万富翁。”

  

  “先生们女士们,当杰克逊在90年代初期和解了两个案子后,他就变成了那些不想工作的人的真实的靶子,现在他依然是。这个县的一个法官,在这个法庭里,曾认定麦克曼纳斯从儿童信托基金里偷钱。这个法庭的一个法官,曾经认定她对迈克尔·杰克逊蓄意报复。她起诉了迈克尔·杰克逊。他反控,并决定不会和解,要战斗到底。后来那场审判成为了这个法庭里历时最长的民事案件。六个月!最后杰克逊胜利了!他赢得了他的反控!法官判处麦克曼纳斯、查克恩和卡西姆赔偿他100万美元以上。麦克曼纳斯还被发现偷走了乌有乡的东西;她从儿童信托基金里偷钱,她从杰克逊先生那里偷钱,她被判罚过。他们想要你们相信她,而不是去相信那些所谓的受害者们,那些受害者则走上来告诉你们,‘他什么都没有对我们做。’这告诉了你们什么?这告诉了你们什么关于他们是怎么样绝望地想利用一切可能来赢得官司?”

  

  “维德·罗伯逊走上证人席上说,‘那些声称我被猥亵了的指控是荒谬的。’这是他的原话。检察官佐南做了什么呢?他开始抓起一些书扔到他的面前,那些书他之前从来没有看过,然后却要求他向你们描述性行为。这就是他的回应。侮辱、恶毒,完全与寻求事实真相无关。完全无关。布雷特·巴恩斯也走上证人席来,他很生气,他说,‘绝对没有发生过,我不会容忍。’他很生气。他是从澳大利亚赶过来的,他放弃了他的工作,只是到这里来作证这一切都是虚假的。他们想要你们相信他吗?不,不。把你们的信任放在拉尔夫·查克恩身上吧,但那个人却在他的证词里说他想要成为百万富翁;把你们的信任放在卡西姆·阿布杜尔身上吧,但这个人却在他亲笔署名的声明里表示他从来没有在乌有乡里见过任何不合适的事情发生并承认自己也想成为一个百万富翁;把你们的信念和信任放在亚德里安·麦克曼纳斯身上吧,把你们的信念和信任放在所有这些把他们在被雇佣期间的所谓故事卖给小报的人们身上吧,不要相信那三个年轻人的话,他们说,‘我们从来没有被抚摸过。’这就是这个案子的故事。”

  

  “乔丹·钱德勒从来没有作证。他和律师拉里·费尔德曼提起过诉讼并得到了钱。杰克逊先生在90年代初和解了这个案子。无论别人怎么解读,钱德勒根本就没有上庭。他的母亲则很久都没有与他见过面。茱恩·钱德勒,他的母亲,从来没有作证说她见过任何猥亵行为。她所说的不过是迈克尔成为了他们家庭里的一员,并在他们的房子里住过。她也说过他呆在过她前夫房子里,和乔丹 ·钱德勒在一起。但她从来没有见过任何猥亵行为,也没有作证说自己见过。而还有个奇怪的故事就是,因为乔伊·罗伯逊说,‘她是一个掘金者’。她曾在一次采访里声言,说她生命里的男人都让她失望了,她不知道她是否想要在生活中再拥有一个男人,她指的是迈克尔。乔伊是对的,她是为了名气和财富,这就是她想要的。布兰卡·弗朗西亚从小报那里获得了20,000美金,与拉里·费尔德曼谈过后,并最终在另外一个律师的帮助下达成了和解。杰森·弗朗西亚说杰克逊的 ‘胳肢’过了火,但他最初却否认了有任何事情发生。他说,‘在我16岁的时候,钱对我来说变得很重要了。’于是他和解了。你猜怎么着?所有这些所谓的受害人,没有一个向迈克尔·杰克逊提起过刑事诉讼!”

  

  “现在,让我来请教你们,先生们女士们:如果杰森·弗朗西亚是在和斯奈顿合作,而且他确实说过在他带着律师会面时候,斯奈顿先生就在那里。我想知道斯奈顿先生想要干什么?如果他是在和治安官合作如果他允许自己被访问——尽管在他最后的访问中,他说,‘不要录音’。你们记得吗?那个访问正是跟这个审判有关。他和他的律师出现在治安办公室里,说他们不想要被录音,不是吗?但让我们假定,也看起来非常清楚,他是从第一天起就在和执法当局合作。还记得对他的采访进行的盘诘吗?他首先否认有任何事情发生。然后,当那些警员用恶毒的言语逼迫他时,他才说,‘好吧,他胳肢了我。’然后他开始回忆,然后一切都变得过分起来,甚至说他的生殖器被触摸了。让我们假设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合作了。他和斯奈顿先生合作。他和治安官合作。但为什么这个案子没有提起诉讼呢?因为他们不认为他们能靠他赢得这个案子。他拿了钱。他妈妈拿了钱。他妈妈还去找了小报。但他却到法庭里来说,‘上帝啊,我从来不知道我妈妈去找过小报。’”

  

  “佐南先生在不久前的结案陈词里把这一切都说给了你们,好像你们应该去那样相信一般。他并没有告诉你们他并不想让自己和警方的会面被录音,不是吗?这些人没有提起过任何刑事起诉。菲利普·里马克。我已经讲过了查克恩、麦克曼纳斯、阿布杜尔。他们都是同一类的人,做着同一类的事情。菲利普·里马克是一个厨子,他声称看见过麦考利·库尔金被抚摸,而麦考利·库尔金本人却说他没有被抚摸。记住。这个人是试图以500,000美金以上的价格卖掉他的故事,并有一个代理人作代表。他不断地提高价格,结果却发现他的代理人自己悄悄卖掉了故事。你们会相信这个人,而不去相信麦考利·库尔金吗?他们就想要你们这样做。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如果你们听他们的话,麦考利、维德、布雷特,就全部是到这里来在宣誓下撒谎说他们没有被猥亵过。你们信吗?我想要另外再说一件关于这些家庭的事情。检方想要你们认为:迈克尔·杰克逊,这个幕后操纵的怪物,一般会去与这些家庭成为朋友,并利用他们,然后抛弃他们,而且他有这样做的行为模式,所以他也对阿维佐一家这样下手,那些可怜的灵魂。”

  

  “但这些家庭和迈克尔·杰克逊已经是20年的朋友了。他们把迈克尔当作他们的家人。他们像爱家人一样去爱他。他们相信他。他们多年来一直是朋友。如果他们想要像其他人那样制造虚假的指控,他们早就动手了。他们一样也可以为了数百万的金钱,而排成队。罗伯逊一家、巴恩斯一家,还有麦考利。他们没有这么做。而当他们的家庭成员,他们的朋友,在法庭上陷入麻烦的时候,他们不远千里赶来作证,而且他们本不用这样做。”

  

  梅瑟若论及“男孩”等书籍

  

  “在一个拥有成千上万书籍的图书馆中,他们找到几本关于男人的书。他们还希望你们在某种程度上认为杰克逊先生有些——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说他是个同性恋,或者,就像在佐南先生在他卑劣的质问中说的,试图暗示他缺乏性欲。他们不确定想说明哪一种。但是,基本上他们想审查这个收集了成千上万书籍的房间,想找到证据。全世界的歌迷给杰克逊先生寄东西,他只是像一只收集鼠一样留下了所有的东西。”

  

  “那么他们找到了什么?他们找到这本书,《男孩就是男孩》——对吧?——出版于1966年,纽约。是的,里面有一些裸体男孩的图片。但是也有没裸体的照片。里面写着什么呢?它写着,‘看着这些男孩脸上真正的幸福与快乐的精神。这是少年时代的精神,一个我从来没有确有一直梦想的生活。这就是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拥有的生活,MJ(杰克逊名字的缩写)。’现在,你们已经看到了杰克逊先生谈论他没有童年未被采用的证据。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要在凌晨3点钟的酒吧里工作了。

  

  佐南:阁下,我要对此提出反对,因为已经超出法庭允许的范围了。

  

  梅瑟若:阁下,检方听起来像Bashir(英国记者马丁.巴舍尔)

  

  佐南:这是未被采用的。

  

  法官:反对无效。 

  

  梅瑟若:“这是恋童癖者的迹象吗?在一本这种类型的出版物里写上这样的话?另一本书,《男孩:一篇影像的散文》,写着,‘致迈克尔:你的歌迷,Rhonda,’一个小的心型标志,‘芝加哥’,如是写道。”

  

  “佐南先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所以他想通过他的盘诘来找出可能有人伪造了它。但是没有证据显示有人伪造。他们在90年代早期搜到了这些物品。那么,有任何证据说明这些书曾经向任何证人展示过吗?没有。没有一个证人走进法庭说,‘迈克尔·杰克逊给我看这些男人的书。’一个也没有。”

  

  “现在,我要求你们用你们在恋童癖方面的常识。首先,他们从没让一个恋童癖专家出庭,因为他们害怕。这些关于异性的书籍和杂志加在一起还不能说明恋童癖吗?你们都发现了什么?你们找到了非法的儿童性出版物,网站,图片吗?一项都没有。而且,是的,检方指出他们将证明这些,但是乌有乡里没找到以上这些。没有恋童癖的网站。网站里没有儿童色情图片。没有照片。这些和恋童癖联系在一起的典型的事物一项也没找到。他们最大的问题是,《皮条客》,《花花公子》,《小棚屋》还有《几乎合法》这些同一类型的刊物并不等同于他们想要证明的努力。”

  

  “我并不是说你拥有这些杂志是值得表扬的,但是你可以在任何报摊上买到这些而且也没有证据说明这是违法的。而且,如果杰克逊先生被证明很多年很多年来一直喜欢看这些杂志,这又怎能等同于他们那些说他喜欢性抚摸男孩的理论呢?这不能。他们的案子有问题。就像我刚才说的,他们从上千本书中找到的这些关于男性的书,没有一本给任何证人展示过。”

  

  “没有非法的儿童色情文学,无论是在网站里还是其他什么地方。没有交友(包括儿童)网站,就像恋童癖者经常做的那样。他们通过一遍遍的搜查,用70个警官,挖掘他的私生活,想找出什么来搞脏他,想要损害他名誉和使他难堪,除了这些卑劣行为什么也没有。他们已经把他搞脏了,因为他是个凡人。但是他们不能证明他们的案子。他们不能。”

  

  梅瑟若回应佐南的评论

  

  (做结案陈词时佐南告诉陪审团说原告男童母亲珍妮·阿维佐从来没向任何人要过一分钱。以下便是梅瑟若对这番评论的回应:)

  

  “之前你们已经听取了有关阿维佐女士以前的种种计谋。检方站出来不过是想支持她证实她的行为并辩解称她是个好人。检方要你们和所有人都信任她。他还一副真诚样看着你们的眼睛说‘她从来没向任何人要过钱’。不过,我也有问题想请教陪审团。”

  

  “她以前确实带着自己孩子到喜剧俱乐部还让他们在上台表演,更在俱乐部负责人乔治·洛佩兹面前诉苦、哭穷并对他们住的地方形容了一番。她告诉乔治·洛佩兹自己孩子曾经为了拾到喷泉池中的硬币不得不潜入水中。在筹款人出现了善款也筹到之后,珍妮·阿维佐打电话给乔治·洛佩兹说她想送份礼物给他作为报答。这算是在要钱吗?”

  

  “后来珍妮·阿维佐和戴芙琳缠着克里斯·塔克问,‘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到卡车?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到卡车?究竟何时才能拿到卡车?’这又算不算在要钱呢?”

  

  珍妮去过肯尼迪小姐办的舞蹈班并对后者说,“你知道,我们从J.C. 彭尼案件中得到了一些补偿金,不过都用来买了两部自行车。你能不能让我的孩子们继续在这里上免费舞蹈课?”这是在要钱吧?

  

  “珍妮·阿维佐策划了J.C. 彭尼补偿金诈骗案,当她作出庭证时形容J.C. 彭尼的保安抚摸了自己身体25次,就连她的律师都大吃一惊(因为之前她并没有向他提过这些事情发生)。这算得上在要钱吗?”

  

  “后来珍妮·阿维佐暗地里训练指导孩子们给名人打电话、常围着名人打转、企图从这些人身上骗些钱。你们认为她这样做是在要钱吗?”

  

  “珍妮·阿维佐去过埃尔蒙特的一家当地报社并对那里的负责人说,‘我们没买保险。每次化疗得花12,000美元。请在你发表的文章中把这个银行帐号写进去,请为我们写篇文章。我知道这样做违背了你们的规定,但请你帮帮忙,因为我们实在付不起医药费。’这些话不是在向别人要钱吗?”

  

  “她让男童给杰·莱诺打电话并在电话中不厌其烦地重复道,‘你是我最喜欢的喜剧明星,’这些话在杰听来感情太过了,听上去像有人策划经过排练的,绝不像他那个年龄的孩子能说得出来的。后来他给住院的男童打去了电话,与之交谈时他听到电话那头有女人在提醒男童说话要带感情还要尽量多说些话,女人还不断提醒男童‘你是我最喜欢的喜剧演员,’他觉得他们可能会向他要钱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开口,请问珍妮·阿维佐究竟在做些什么?”

  

  “问问自己‘对于珍妮·阿维佐的话我有没有任何怀疑呢?’如果你有一点点合理的疑问或一丝怀疑的话,杰克逊先生都应该以自由身回到家中。”

  

  “如果要一一列出她骗取金钱的对象,那可能还真得花些功夫。你们知道J.C.彭尼案完结后10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检方对你们说她只得到了 32,000美元的补偿金,但实情是她存了25,000美元在为盖文开的户头并存了8,000美元到斯塔的户头,这样一来她就没法再动用那些钱。她的这一做法,我不得不表示佩服。她得到的金额远远不止32,000美元,要知道,她还得付打官司的费用和这期间的开销。要提起诉讼并将官司进行到底,这些费用都是必要的。不过就在官司了解得到赔偿金后10天,她竟然又开始申请紧急福利金。她这不是在要钱吗?”

  

  “在J.C.彭尼案审理过程中,她亲口承认由于自己很郁闷所以申请了国家残疾人补贴金。当被问及‘你为什么郁闷?’时,她答道,“因为我是个无名小卒。”她这样做是在要钱吧?”

  

  “她通过欺骗得到了失业者粮票,骗到了残疾人补贴金,并不惜一次次说谎骗到了一切她可以得到的国家福利金。她掩饰自己从官司中得到的赔偿金,掩饰名下的银行户头,掩饰骗到的各种福利金,珍妮·阿维佐这样算是在要钱吗?因为如果你们真的认为她是的话,检方就输了。”

  

  (翻译:Keen ,Cindy Zhou,Supernannan

  

  文章来源:http://mkgenie.blogchina.com/ 

 

 杰克逊案辩方律师梅瑟诺结案陈词摘录:

  

  “先生和女士们,只要出现一个宣誓后的谎言,这件案就等于被扔出法庭了。你们已经数不出(原告的家庭)有多少谎话了。还要有多少谎言才会让你们觉得这件案件完全是一个骗局呢?”

  

  “他们想从Michael Jackson身上得到好处。他们认为他们已经赢了。他们只是在等一件事——你们的裁决。”

  

  “你们深入到自己的内心,你们相信Michael Jackson是那样的邪恶吗?可能吗?真的不是。”

  

  “他的慷慨是无限的,因为这个人有一颗美好的心灵。”

  

  “这些证人是荒谬的,伪证比比皆是,没有一件是成立的。他们唯一能做的是把脏东西扔的到处都是,希望能粘在那里。”

  

  “你们手中的权力可以让他们富裕到永远不需要再在生命之中去进行工作,你们有这样的权力。”